寒泽.jpg

EC GGAD 锤基 星爵×欧文 蛇枪 维鲁特女友粉

【段子/封吞封】如果有一场战争

一个潦草的生贺(=゚ω゚)ノ时间略有些紧张所以没来及修改......阿姜见谅orz @姜葑先森 生日快乐!!
封吞封无差

1.送来绝望的书信
“铛——”
“铛——”
“铛——”
小镇广场边上,教堂的钟声敲响了正好六下。和着浑厚的余音,一抹抹小巧的白色影子轻巧地划开金红色的天际,披着璀璨的流霞做最后的滑行。最后它们成群结队地停驻在小广场上,周围等待已久的人群一拥而上,找寻着自己家的信鸽,迫不及待地拆看来自遥远前线一月一封的家信。
随后人群中开始蔓延不安的骚动,马骏骁敏感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不久骚动渐渐发展成恐慌,密密匝匝的人群一哄而散,几只被落在广场的鸽子咕咕叫着,说不上来的让人心里发毛。
染了红发的叛逆少年双手插着兜,晃晃悠悠地揪住自家的信鸽“踏夜”,拆开了一卷纸条。每当他这么做时,懒散的黑发青年嘲讽的表情就会浮上他的脑海。
不久他神色凝重,抬眼望向远方的天空。那卷纸条被他撕下一截,剩余的他随手一抛,在风中不见了踪影。

不是说你们这些鸽子都是和平的象征吗……为什么战争还是爆发了呢。
踏夜跺跺黑色的脚爪,顺着马骏骁的目光看去,晶亮的小眼睛中无悲无喜。

2.跨越不可能的距离
“结果你小子还是来了啊。”封不觉装出伤脑筋的语气。“就你这个身高居然也能蒙混过关……果然前线检查站的人该换副眼镜了吗。”
“我去你的!我都已经一米六九了!!再说我就差几个月就成年了啊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马骏骁喘了口气,揉揉太阳穴。
不知是不是因为姓封的贱力值太高的原因,跟他说了几句话,马骏骁就全然忘了自己刚刚结束怎样的一路旅程。

残阳笼罩下的山谷悄然寂静荒无人烟,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状态折磨着精神,努力说服自己对方肯定不会出事强作镇定……
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双黑眸入眼后尽数抛在脑后。
还是说……是因为太过关心,愿望总算没有落空而产生的放松与欢喜呢?
也不一定哦。

3.与你美好的回忆
蓦地马骏骁直楞楞地倒进封不觉怀里。“累死了。”他像是抱怨着喃喃念道。
“好好好……咱这就带你回家。”封不觉轻轻拍着他的背,难得地语气柔和。
他一路走来这么远……该歇歇了。
他一把抱起消瘦的少年,桀骜不驯的红发扫过他的脸。他忽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时他不过十余岁,马骏骁更是只有九岁。就这么一个小孩,单枪匹马闯进大人们说成是“禁地”的山谷,说是要给他捉萤火虫。
那晚繁星满天,他们身边的萤火虫比星更耀眼。
那晚马骏骁终于还是让他背回来的,——萤火虫自然也没捉成。回去之后更是让双方家长一顿痛骂。

于此时此地战火纷飞,回想起曾经这事,封不觉只觉得心底有什么地方变得柔软了。

4.风起时会有什么降临
生离死别,对战争而言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尤其是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脑子一热就跑来战场的小孩……存活下来的几率绝对不大于我变成一个白痴。
当封不觉听到马骏骁的名字在失踪人员名单中被念到时,内心不断重复着上述心理活动。

可是为什么……左边胸口还是会痛呢。
钝钝的,但是很容易将心房磨得鲜血淋漓。
冷风吹过,干涸了他脸颊的血迹,扬起了他的刘海。他觉得数日前心底那块柔软,又一点点被这风吹得僵硬了。

没有了你,就算我变成了白痴……又有什么用呢。
他忽然感到恐惧,无以复加的恐惧。那个即使被嘲讽,哄上两句照样会黏着他的小孩、那个为了显示与众不同特意去染了一头张扬红发的小孩、那个前线开战就跨越千山万水找寻他的小孩、只属于他的马骏骁,他就要失去他了。
不……他已经失去他了。

他头一次失魂落魄地半跪在地,一手掩面,一手成拳狠狠砸向地面。

5.什么被失去,什么被找寻
战争结束后,小镇上多了一个青年,他每年都会去山谷里的墓碑祭奠。
战争结束后,小镇上少了一个青年,据说他云游在外,寻找失去的“恐惧”。
人恐惧到了极限,就不会再感到害怕了。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