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锤基 星爵×欧文 蛇枪 Gramander 维鲁特女友粉

结果正好在今天生日时到啦!超级棒的生日礼物!!
爱太太(´▽`ʃƪ)❤️@△馬洛循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盖哥的沙雕表情包

是刀太锤基明信片的repo!!
第一辑错过了这一次买到啦(•̀⌄•́)
尺寸比想象中大,吸起来超级带感【wait
印出来的效果超级好看!!!

表白一发刀太!!!是神仙惹(ฅωฅ*) @40mKNIFE 

为他俩哐哐撞大墙!!!

Nikki🍓️:

来来来给大家品一品我们三张照片的cp

祭出我手机相册里所有他俩图

后面私心放几张toby美颜暴击

【蛇枪】隔世(短篇)

*是去年出本的g文
*虽然到现在我的本子也没有收到【失去信仰】
*总之既然解禁了就放一下!证明我还没有死透(x
*最后 有蛇枪的小伙伴一起来耍朋友吗!!




1.大革命

佛罗伦萨的天空飘着细雨。雨点不大,却胜在密集,淋得不打伞的人身上透湿。天色将晚,又滚着乌云,原本澄澈的天青色只能从云层较薄处隐约显露。
小巷两旁坐落着古老的建筑,商铺比邻教堂,墙壁斑驳或爬着青苔。火烧或打砸的痕迹分布在玻璃窗、木质牌匾或是大理石柱石上,碎裂的石块、木屑、玻璃渣随处滚落,带着血腥,只能从商店里被洗劫一空的高大货架上瞥见往日繁华的端倪。雨点敲击着石质地面,在凹处聚成水洼,大大小小的水面倒映着城市。路上鲜有行人,但逢有人经过,必然行色匆匆。
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也是如此。他一丝不苟地穿着全套西服,戴一副黑色的露指手套,撑把黑面素伞,皮鞋走在地上悄无声息。头发梳得分毫不乱,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微微泛紫的嘴唇抿得很薄,一副墨镜遮盖住了他眼神中满溢的杀机。仗着腿长他步伐极大,行走速度极快。
如果观察仔细,可以看出西装包裹着的肌肉轮廓紧绷着,俨然严阵以待的模样。
因为追杀他的人如影随形。

随着维特斯托克帝国统治的日益腐朽,贵族、王族专权、繁重税务的压榨愈演愈烈,终于在一个节点,大革命轰然爆发。
赌蛇永远不愿回想起那一天,教导他成长多年的导师屈辱地死在绞刑架上,脑满肠肥的贵族耀武扬威,黑压压的围观人群鸦雀无声。
当晚阡冥的刺客就潜入贵族的府邸,第二天一早就传出了横行一方的吉尔森伯爵被刺杀暴毙的消息。于是名为“革命”的火种被点燃,一发不可收拾地熊熊燃烧。
赌蛇和许多阡冥的兄弟们一样选择了戕身革命,可是有时候他看着因一次次战斗的胜败欢呼雀跃或怨声载道的平民们,总有种奇异的失落感。
他们这样是看不到出路的。他想。

他现在要去执行一个暗杀任务。帝国方面向革命区新增派了不少人手,包括一位号称“经验丰富”的指挥官。
跟他私交不错的情报员还提供了一条信息,一名帝国所属的武器顾问这次也随军队到来。“他是个神枪手。”那人的语气不无担心。“你要提防他。”
赌蛇点点头算作应允,带齐一身装备出了门。
他知道那个枪手正在一个角落暗中窥视,静候时机,然后一枪轰爆自己的头颅。
从前这么做的人通常都是自己,这回换了个人蹲在更暗的暗处,总让他感到烦躁。他提醒自己平心静气。
导师常教导他,人随身死,精神永存。他在心里默念几遍。
眼前便是任务目标所在的楼,他深吸一口气,收起雨伞扔在一座商店的伞架上,提身跃起,脚在湿滑的墙壁上略一借力,直接跃上了二楼敞开的窗口。




2.一面

任务执行得格外顺利,顺利得让赌蛇以为这是个圈套。指挥员办公室门口的岗哨不堪一击,虽然解决的时候闹出了点动静,可必杀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
赌蛇压根没花什么力气,一个闪身加上一把袖剑就抹了那指挥员的脖子。他甚至没让西装溅上一滴血。
肯定有埋伏。赌蛇心里警铃大作,如果办公室里有什么起爆器之类的东西……念及此处他以最快速度撤出了办公室,奔到走廊一处缺口,一个后仰就从楼上翻下了地面。

刚刚站稳后脚跟,赌蛇就觉得后颈一阵发凉。
那是被人盯上的感觉,是每一个刀口舔血的人都能感受到的寒意。赌蛇马上明白过来,这恐怕就是那个武器顾问了。寂寥无人的街道落雨无声,他听到街角教堂的钟楼上有轻微的上膛声。
赌蛇明白,他不能给对方瞄准的时间。于是他毫不迟疑地开始奔跑。只要能拖延一些时间,再多几秒,跑出小巷绝非难事。

“砰!”

子弹出膛,却打在离赌蛇相差甚远的地方。一块碎裂的砖瓦砸在地上,迸溅的碎片扎在赌蛇脚边。
唬我?赌蛇突然被惊了一下停住了步伐,发现是怎么回事后有些恼羞成怒。他回头看去,却见一个人影从教堂缓步而出,站在离他十几米的距离。
那人身形瘦高,金色短发,背着光看不清脸庞,双眼中流露的光彩却让他看得分明。他身穿短夹克和牛仔裤,脚上蹬一双长靴,手里拎着一条长枪。
“你是阡冥的人?”他开口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大概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
赌蛇点头。
“那我不杀你。你走吧。”
少年扬起长枪,指了指赌蛇背后的小巷。
赌蛇没多说什么,只是冲少年点头致意,随后转身快速离开。他知道是西装袖口阡冥标志的暗纹让他捡回一条命。
他总觉得这个少年绝不只是一个武器顾问或是神枪手这么简单。
他的眼神赌蛇总觉在哪里见过。满怀压抑的仇恨与激情,汹涌的暗潮之上却清澈明朗。

一线金色的阳光从窄巷尽头的地平线处挣扎脱出。



3.武器顾问

枪匠用长枪支撑着身体,目睹着赌蛇远去,几秒后消失在小巷尽头。他没有打伞,但这区区一点寒气根本侵蚀不了他。
他闭着眼睛仰起脸,试着把密集的雨点想象成落到脸上就融化掉的雪。
从前在白雪皑皑的北地,他曾经历过彻骨的寒冷。冰天雪地里不带手套的射击,手一抖弹道便不稳。爷爷会亲自给他做示范,必要时手把手地指教。他的手生出一处又一处冻疮,爷爷从不让他停止训练,却会在晚饭后亲手给他包扎。

十岁那年他永远失去了酷寒中的温暖。爷爷倒在地上,汨汨流出的鲜血汇成湖泊,微张的嘴里还冒着白色的吐息。他就在角落看着,一声不吭。
他亲手杀了罪魁祸首的伯爵。
后来他知道,事发当时一个刺客在场,他进屋后替他扫清了屋外的士兵。虽不是什么大忙,他也心存感激地委托人去查了刺客的信息。
刺客所属阡冥,当年十七,正随导师游历北境。

他加入帝国并非情愿。这次被随军派出是作为武器顾问和战略顾问,于是有了机会在人手安排上做些手脚。他以自己弹无虚发的成绩作担保,把指挥员周围的人手撤到了最低人数。
革命军派来的人手没让他失望。但不杀对方,是他在瞄准镜里看到了对方胸前的阡冥纹样才打定的主意。
他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和能力想做些什么大事难之又难,所以乐得为这些热血澎湃的人提供些机会。

他回想起那个黑衣刺客的样子。一张脸看起来就是个标准的杀手,挺立的身形却显得英姿勃发。他在他身上好像看到了些别的东西。
想什么呢。枪匠回神,苦笑。他快步离开,很快消失在了细密的雨幕里。




4.重逢

十年后各地起义已成规模,枪匠跟随着老友成立了逆十字。他对天一总是抱有无条件的相信:他会使当今的乱世发生改变。

新的成员很快经由天一的游说加入了逆十字,听天一的介绍,他代号“赌蛇”,原本是阡冥的高层之一。
枪匠正忙于研究书店的黑科技,过了段时间才见到他。
挺立的身形,黑西装,墨镜,最明显的特征是那一张成熟了不少却仍然刻板得一丝不苟、标准的一张杀手脸。

“好久不见。”对方明显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还是率先打招呼。

“好久不见。”枪匠笑着应答。

我来丢人了

 

一年前的旧稿,证明我没脱坑!!

考完试疯狂摸鱼.JPG

本子到啦喜大普奔!!
一个丑丑的repo,渣拍掩盖不了本子的美丽(๑•̀ω•́๑)

表白太太٩(๑´3‘๑)۶


占tag抱歉w

【疯鸿】梦中的星星【西幻AU】

#平淡的西幻小短文,并不日常的日常

#水平渣烂 求骂



在疯不觉光怪陆离的冗长梦境中,有一个场景总是循环往复地出现。
夜色是最浓的时候,黑色的天空从底下透出蓝莹莹的微光,让他想起西域领主进贡的鸽子蛋大的蓝宝石。一条银河横亘天际,从远方连绵的漆黑山脊一直越过他的头顶望不见尽头,一路上向天幕中洒落星辰无数。一轮皓月当空,淡蓝色的光芒晕开一片浓重的夜幕,乘着夜风到来的清辉不带温度。
他孤身走在利西河边,沉默地听着靴跟敲击岸边石块的轻响。河水潺潺流过,细小的波澜起伏着撞上乱石,却一滴都不沾在靴子上。暗色的河面上有闪亮的光斑顺着水流的方向流动,却并不是月亮投下的倒影。
浮动的碎光越聚越多,白光透着点点淡蓝,照得整条河面亮如白昼。
这是许多未亡人的灵魂碎片。他们或是身中魔咒陷入沉睡,或是遭受重创命不久矣,届时他们的灵魂会脱离身体,漂流到利西河上,在走到河的尽头之前等待着生者的救赎。若是走完这一程仍然等不到人前来施救,灵魂就会消散,生命就此结束。
疯不觉停住脚步,回身看向河水的来处。
百来步远的距离之外是陡峭的岩壁断层,利西河水顺着上千年的时光冲刷出的整齐凹痕而下,注入平地的河道,竟不惊一丝波澜。
越来越多的光亮从岩壁上顺水而下,像生长在地上的繁星。疯不觉注视着它们,觉得黑暗中的光芒亮得扎眼,却并不移开视线。无数灵魂汇集起来产生的强大能量波动冲击着他的精神,他半眯着眼,在纷杂的灵魂气息中搜索。
他要找一个人,那人就是这群星中的一颗。


1.

“疯不觉你玩儿够了没。”
鸿鹄躺在树荫下的一片草地上,逗弄着指尖飞舞的一只蝴蝶,声音懒洋洋的。
“我这怎么能叫‘玩儿’呢?”疯不觉背靠着树干坐在树枝上,一条腿挂在空中晃来荡去。他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摸出一张扑克割手边的树叶解闷儿。
鸿鹄试图对头顶有一搭没一搭地落下的树叶采取无动于衷的态度,不过在连续五片叶子精准地糊在他的眼镜上时他失败了。“少贫,下来。”他翻身起来,取下背上的长弓拍拍树干。
“是~是~”疯不觉识相地一跃而下,悄悄地藏起充当作案工具的扑克牌。谁知长西装的下摆被一截分叉的树枝勾了一下,失了平衡扑在地上,身下还压着个鸿鹄。
“马上起来。”鸿鹄面若冰霜。
“如果我说‘不’呢?”疯不觉一手支着地,一手撩了一把鸿鹄鬓边的银发,脸上诡异的笑容意味不明。
鸿鹄什么也没说,平静地屈起膝盖顶了顶疯不觉胯间的部位。


五月的日子总是天气晴朗,天空的颜色是澄澈的湛蓝,好比高明的画师最善于用以给自己风景画里的天空添光增彩的纯净的色泽。其间点缀棉纱似的轻薄云朵,更加赏心悦目。阳光呈现出一年中少有的灿烂,好比黄金流溢的炫目光彩,更衬出沃尔伦泰的无限风光。
这片地处大陆东部的大草原沃野千里,因其北面紧靠地势高峻的布雷德城而阻隔了不少寒流,加之富有魔力的忘忧河水流经此处,所以常年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又正时值五月,葱茏欲滴的草叶间娇妍的花朵争相开放,和风一吹,扑面而来是一阵芬芳的洗礼——正是连玛雅女神都盛赞的好时节。

鸿鹄步伐轻快,嘴里哼着族人间传唱的古老小调,轻声的吟唱很快在暖风中消散。疯不觉走在他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心情大好地四下张望,不时瞅瞅鸿鹄的后脑勺,银白色的短发被太阳镀了金,温暖得讨人喜欢。
“你要是有话,可以现在就说。”鸿鹄终于无奈地叹口气。
“那~可不成,坏了您赏景的雅兴可不好。”疯不觉故意拉长音节,说得算是乖顺,语气却贱兮兮的。嘴上这么说着,他暗自加大了步伐,跟鸿鹄的距离很快地缩短。
鸿鹄气结,经他这么一说好像是自己乱发脾气,还把他给委屈了似的。他猛地顿住脚步,身子往后一转,做足了气势汹汹的架势……然后一头撞上了疯不觉。对方顺势往身后的草地一倒,连带着措手不及的鸿鹄也扑在了他身上。
“看,我扑了你,你也扑回来了,咱俩扯平。”疯不觉狡黠地眨眨眼睛,笑得一脸邪气,右手还搭在鸿鹄腰上不肯放开。
“……”鸿鹄冷漠脸。他干脆利落地起身,扶了扶歪斜的夹鼻眼镜转身就走。

“诶你等等我!”疯不觉一骨碌爬起来紧跟其后,“我错了还不行嘛?”
“我知道有个地方现在特别适合去玩儿,风景好、吃的多。”疯不觉循循善诱,“你理我我就带你去。”

给牌快交党费啦!!!

这是手绘的orz拍照之后调了个参数就成了线稿一样草率的玩意儿orz父老们凑合看看
贼啦甜的两个人!!我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