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维鲁特女友粉

【原创/短篇】黄昏时分(1)

凯米斯托着腮,靠在窗前的桌子边,百无聊赖地望着街道上黄昏中的人来人往。黄铜质的窗框泛着不易察觉的金属味道,桌子上乱七八糟地摆着大大小小的齿轮、螺丝和说不上名字的古怪零件,各种型号的扳手、螺丝刀等等工具和画得潦草成一堆线团的草稿纸更是数量可观。一堆东西中一盏小小的台灯艰难地试图伸直脖子,灯罩和关节处用大得夸张的金色齿轮和透明镜片装饰,再配上略显红色的铜制质感,这大概是凯米斯这不大的店面里唯一称得上“美观”的物品。而且从它极具历史感却又保养得当的外壳也看得出来,它的主人也对它格外上心。窗外是沉闷的暮色,人们步履匆匆,男人们多数身着礼服或是经典的三件套,更加昂贵的羊皮大衣也有。女人们的裙子蕾丝繁复,黄铜裹边的珠宝镶嵌在裙摆、手套边沿或是充当纽扣。大多数人的服装都有各种金属配饰装点,极具重量感。不算多宽的街对面是挤成一排的房屋,它们大多是两层楼的高度。除了墙体和玻璃,几乎所有其他部分都由金属制成——人们对金属的狂热由此可见一斑——走在这里,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19世纪初的英国,但某些方面却又相差甚远。 /凯米斯对着窗外发了十几分钟的呆,天色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他无声地叹了口气,离开了书桌,走到左手边的柜子里翻找食材,准备草草对付一顿晚饭。简易三明治做起来很容易,做完之后凯米斯还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他把装着晚饭的盘子端回到书桌上,接着又回到柜子前,打开下层的柜门。 /令人惊讶的是,同样是放置东西的地方,这只柜子的风格与书桌的狂放不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摞摞微微泛黄的手稿叠放整齐,俊逸的花体字让人赞叹不已,各类文具分门别类地放好。凯米斯抽出一张新纸,取了一瓶墨水和一支羽毛笔,回到桌前坐定,左手用纸包起三明治往嘴里送,右手拧开墨水瓶盖给羽毛笔蘸上墨汁就开始奋笔疾书。 /十几分钟过去,三明治已经吃完,咖啡杯也见了底,一张羊皮纸书写了一半,凯米斯正准备刷杯子顺便稍微整理一下桌子,门铃就响了起来。“谁啊?”他一边用一个问句拖延时间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水池旁边刷好了咖啡杯。门外没有任何回答,只是敲门声更重更急促了。“好好好……马上就来……”他打量了一下店面里的设施,自觉除了书桌略有凌乱没有任何不妥,这才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也就是说,一米九左右,凯米斯得仰着脖儿才能看着他的眼睛。他留着棕色短发,肤色微黑,穿着一件黑色的羊毛制短斗篷,戴着兜帽,衬衣绑着几条皮革带子,腰间也束着两条皮带,裤子贴身,勾勒出流畅的肌肉线条,马靴长到半条小腿。见门打开了,他便大步流星地踏了进来,把背上一个黑色的布包往门边一只高脚椅上一放,黑色的眼眸中寒光闪烁,“给我一杯黑咖啡。”

求不吞格式啊啊啊啊…… 如果吞了的话,按照斜线标示的地方分段阅读就好orz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