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时之歌埃维
纽特学长是我的【赫奇帕奇骄傲】

【大鱼海棠/祝松】人间行(3)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葛优躺

这章短渣orz语死早求轻喷QAQ

这剧情啥时能走完啊......

————————————————————————

(接上文

“是只老鼠。”祝融指尖生出一点火花跟上了黑影,照出了一只灰黑色的老鼠。小家伙好像被火花蹭到了,“吱——”地一声惨叫,支棱起尾巴逃得飞快。“哦。”赤松子又坐了回去。

只是老鼠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此刻赤松子真想一捧水浇在自己脑袋上——最近疑神疑鬼的未免也多了些。然而他刚把脚撂上长椅,脚边就哧溜划过一片毛茸茸的触感。“哇怎么回事!怎么我这边这么多老鼠!”左边是祝融大呼小叫的声音。“啧。”赤松子烦躁地抓抓头发。他向左边侧目看去,祝融掌心燃着一团火,照亮了一块地面,赤松子清楚地看到越来越多的老鼠集结成队飞窜而过,几乎每只都有他的手掌那么大。“走,去看看。”赤松子捅捅祝融胳膊,自己率先跟了上去。祝融也赶紧起身,掌中火光不熄。

跟上去之后赤松子才发现老鼠的数量比他想象的还要多得多。夜晚的公园里漆黑一片,一只只大老鼠的眼睛幽幽地放着绿光,连成一片,像极了伏地而行的鬼火。就像是有什么人在操纵他们似的,“鬼火”排成井然有序的队伍一路前行,越走越远,其中还兜了不少圈子。赤松子在脑内勾勒着他们走过的路线,心生疑惑。照这么个走法,他们应该已经出了公园才是。可是借着祝融的火光,仍然能看见四周仍是与白天相似的景色。

越来越不对劲了。

正在赤松子细思恐极的时候,老鼠们前行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差不多到了。”赤松子神经紧绷。祝融走到前面,右手向空中一挥,一道明亮的火光就划过天空,照亮了四周的景色。

赤松子向前望去。约莫百步开外的地方,在茂盛的树木掩映下,隐约可见有一个台子形状的什么东西。他又走近了些,想看个清楚。

穿过繁茂的大树垂下的枝叶,一片开阔的空地就呈现了出来。在空地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方形祭坛,四角分别雕着四条立起身来的大鱼,正与人们的灵魂所化的大鱼一模一样。祭台上方躺着两只体型娇小的动物,其中一只比另一只稍大。祝融想凑得更近去看,被赤松子一把拦下。

“你看看那些老鼠。”

祝融闻声望去,只见之前悉悉索索躁动着的老鼠一个个都没了声音,队伍整齐地排在祭坛前。祝融向队伍最前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祭坛底下还立着一方低矮的石碑,老鼠们低伏着身子面对着的就是它。“墓碑?”“不知道,但可能性不大。”赤松子压低声音,“一般人不会在祭祀的地方立墓碑吧?”“说不准呢。”祝融撇撇嘴还要往前走,“别去了。今天先到这里,明天再来。”赤松子拽住祝融的袖子,拉着他就往回走。“哎你……”“别说话。不要出声。”

赤松子加快了速度一阵狂奔,直到远远地望见了他们睡的长椅才放慢步伐。“你干什么啊?”祝融一脸莫名其妙。“你刚刚有没有觉得有点喘不过气?”赤松子面沉如水。“……还好吧,有一点不过不明显啊。”祝融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咱们刚才看到的祭坛,肯定有问题。我们跟着老鼠走过的路程绝对超过了这个小公园所及的范围,但看到的景象与这里并无异处,说明那块地方被人施了空间类的幻术,本来我还不确定,但是呆了一会儿会觉得喘不上气这一点是个有力的证据。”赤松子说到这里顿了顿。“那你的意思是,那个祭坛有人不想让别人看见?”祝融皱紧了眉头。“对,而且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能让任何人看见。”赤松子特意在“什么”和“任何”上加重了语气。“尤其是咱们这样的‘人‘。再加上之前大批的老鼠……你应该想到了?”“鼠婆?”“对。她去了人间这么久一直没有动静,恐怕是在筹划什么大事了吧。”

“啊,麻烦。”祝融做思考状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索性往长椅上一躺:“出了什么事,以你我二人的力量难道还斗不过她?”“也是。”赤松子见他这样不禁笑了出来,“睡觉吧。”“嗯。”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