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锤基 星爵×欧文 蛇枪 维鲁特女友粉

【大鱼海棠/祝松】人间行(2)

这次更的05章节还没写完......果咩

有点短orz

文渣轻喷QAQ

————————————-

03.

第二天一早,赤松子是被一股熟悉的气息逼醒的。

他强迫自己睁开眼,拨开祝融搂在他腰上的胳膊顺便控制着衣服上沾湿的露水把他浇醒。“……?”祝融揉揉眼,睡眼惺忪地望着赤松子难看的脸色,完美地阐释着“一脸懵逼”。

“龙王面具。”赤松子一字一顿。

祝融一下子坐了起来,差点把还坐在他腿上的赤松子磕下去:“龙王面具?怎么会?在哪里?”“……如果没出错的话,在那边。”赤松子稳了稳身子,指向他们昨天来时的方向。

天色尚早,灰蓝色的天空透漏着不安的气息。黑色的鸟儿掠过天际。

 

二人在路边的早点铺子买了几块饼和两杯豆浆就上路了。

顺着龙王面具的气息走去,他们渐渐出了小镇。路越来越难走。“这不就是昨天咱们过来的路吗?”就连祝融都发现了不对劲。“是的。但是如果龙王面具的力量就在这条路上,为什么我们昨天没发现?”赤松子边说边加快了速度。“除非……有人在控制着龙王面具,让它的力量显露出来!”赤松子自顾自地得出结论,随即就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不可能吧,除了湫和他奶奶,还有谁能操纵龙王面具?”祝融并不相信。

话是这么说。不过,能做到这一点的,好像真的另有其人……

赤松子甩了甩头,竭力不让自己想下去。

04.

顺着荒芜的小路一直走,他们在灵力最为浓郁的地方停下。抬眼望去,雪白的海浪拍击着陡峭的石崖,崖顶上边趴着一座矮矮小小的木屋,虽小却不破败,屋檐下一串海棠花娇俏地随风飘动。赤松子眯起眼。

“你看那海棠,像不像……?”祝融拽了拽赤松子的飘带。

“应该是。”赤松子沉着脸。

对于椿,他虽然谈不上讨厌,但多少有些反感倒也不假。试想一个女孩子成人礼去人间转了一趟就违反族规养了一条承载着灵魂的鱼,还间接地害整个世界发了一次大水……好吧其实还是因为害他为了重建村子加了好久的班。赤松子深吸一口气,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抬手敲了敲木屋的门。

“诶——来了!”门内传来少女雀跃的清脆声音,混杂着细碎的笑意。赤松子注意到风吹落了海棠的几片花瓣。

“鲲——哎?”木门被一下推开,椿满脸的笑意僵住了。赤松子能从她黑色的眼眸中看见自己毫无表情的脸。“松子哥,祝融哥……你们怎么在这里?”椿将门开大一些,让他们进来。祝融进门时差点撞到头。

“举行成人礼时龙王面具再次破损,湫奶奶的法力出了问题,我们被卷进漩涡,来到了人间。”赤松子没有告诉她进行修复工作的是现任灵婆湫,简明扼要地说明情况。“我们感受到你这里有龙王面具的气息。就是因为缺少了一部分力量,龙王面具总是不能恢复最佳状态,希望你能帮我们这个忙。”赤松子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

“你们是说……这个么?”椿怔了怔,颤抖着手摘下脖颈间的一条项链。

赤松子这才认真打量起那条项链。简简单单一条黑绳,奇的是那上面的东西。白玉般的质感莹莹地发着淡淡的光芒,生得一张脸的模样,顶上长了两只小巧的尖角,五官栩栩如生,突起的眼睛是闭着的。他凝神闭眼感受,果然这一屋的灵力波动都来自这个面具。

“就是它。把它给我们吧。”赤松子睁开眼,直截了当。

“……”椿却陷入了沉默。“对不起,我还不想……这是湫留给我最后的东西了……”

“那你便多考虑几日。”赤松子无端地一阵烦躁,不想再多说什么,“但还请你想想,没有它,龙王面具便无法完整,此后每年成人礼都暗藏着危险,你的决定要对整个‘世界’的孩子负责。”赤松子站起身,朝椿微微欠身,“那,先告辞了。”他扯扯祝融的袖子,“走。”

祝融看了椿一眼,跟着赤松子出了门。

椿低垂着头,凝视着手心的小面具,不发一语。刘海遮盖了她半张脸,看不清她的神情。

05.

离开了椿的住处,赤松子又在海边多呆了一会儿,理由是“好久没泡水了干得难受”。祝融也就随着他去了,蹲在岸边望着赤松子漂在海面上随着波澜起起伏伏,脸上的笑容有点意义不明。

然后两人回到城镇时正好赶上集市开张,赤松子拉着祝融边逛边看,顺便把吃饭也解决了。

祝融:“松子,你看这个怎么样?”(指向炒年糕铺)

赤松子:“诶看起来不错。”

祝融:(干脆付钱)“来,啊——”(挑起年糕送到赤松子嘴边)

赤松子:(一口吃掉)“好吃。”

祝融:“你嘴角沾东西了。”(舔掉)

赤松子:(//////)

年糕铺老板:怎么办今天一对顾客在铺子前秀恩爱围观的人都不买年糕了。

 

欢乐的时间总是转瞬即逝,夜幕降临时,集市收摊,人潮来得快去得也快,片刻的工夫就只剩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影。夕阳退却得很快,深紫色的霞光披着橙色的暖意一点点侵略天空。赤松子伸个懒腰,向他们的“临时客栈”走去。

坐在长椅上,赤松子刚想躺下,余光就瞥见一个小小的黑影倏忽掠过。“什么东西?”赤松子弹身而起,低声喝道。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