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维鲁特女友粉

偶然相遇(台风 微黑化

“砰!”
子弹精准地穿过任务目标华美西装的前襟,染出一片猩红。瘦高的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微张着嘴,仰面倒下。明台半眯着眼放下枪,兴致勃勃地隔着火车窗玻璃和熙攘的人群观察着他。
人群已经起了骚动。儿童的尖叫、妇女的惊呼和男人的低骂交织在一起,让明台觉得十分有趣。很快那具尸体旁就让出了一个无形的圈子,围观看热闹的闲汉、忙着赶车毫不理会的西装男、好奇心驱使下忍不住多看又被吓住的女人,各色情绪围绕着一个中心开始弥漫混杂。
人就是这么一种有趣的东西啊,物质决定了他们的意识,意识又会支配他们的行动。老师你一定也这么觉得吧?
明台还想再看一会儿,看了看怀表后才扫兴地收好枪,拉开为了不引人注意而关上的窗帘,整整西装领,拎起旅行箱走出包厢门,下了火车。
他向车站口望了望,便知道组织安排接头的人已经在等着他了——从柱子旁露出的半截箱子上有他们约定好的标志。而他却并不急着去找他会合。
他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插着兜,轻巧地挤过人群,向那具尸体走去。
暗红的血液蜿蜒成蛇从他身下爬出,已经变得暗红干涸。胸口的伤口狰狞,在明台看来却早已不够刺眼。他只是微微眯起眼细细打量着他。
长得倒是相貌堂堂,衣着也像是政府官员该有的样子。根据他们调查来的资料来看,应该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才。
只可惜,你是为伪政府办事。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明台的目光骤然冷了下来,不复之前的兴致盎然,而是让人看一眼都会觉得冰冷。
这样的人,不配让他产生观察的兴趣。从骨子里散发出的臭味,只会让人作呕。
想到这里,明台也不多做停留,快步向火车站外走去。等在外面的人果然是程锦云,“你怎么现在才出来!”点头打过招呼后她一把挽过他的胳膊,压低声音抱怨:“先是制订这种在火车站袭击的计划,完成任务后又不抓紧离开现场!被发现了怎么办!”
“不会的,你不用担心。”明台嘴角微微上扬,不动声色地与程锦云拉开一个礼貌又疏离的距离。
程锦云也不生气,不知她是没察觉还是没表现出来。“总之下一次不许这么冒进,组织上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是负责不起的!”
明台乖巧地点点头,算是敷衍了过去。“哎我说你听见没有!”程锦云恼了起来。不管说什么他都是这么一副敷衍了事的态度,真当自己是个了不起的角色吗!再加上细小的肢体语言中的排斥意味,更让她觉得烦躁。加入组织这么久,军统带出来的傲慢的性子怎么还是没磨下去!“要是组织——”
“听见了。”明台一下站定,程锦云反应不及差点摔跤。“要是组织的任务因为我们出了问题,同志们的努力都会白费,对任务目标是打草惊蛇,组织的正常工作会不能按计划开展,甚至会有同志为此牺牲——” 明台突然拉长了音调,猛然凑近她,棕黑的眼睛再也不复往日的活泼生机,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幽邃,一瞬不瞬地死死盯着程锦云。“组织……呵,对于你而言,你的组织就是一切,是吗?” “明台——"程锦云猛地被噎了一下,情急之中竟呼出了明台的本名。 明台却只是更觉得厌倦,一个眼神扫过去,程锦云便知说错了话。“可是,你——”“我知道。”明台不耐烦地挣脱了程锦云挽着他胳膊的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又何必再一遍遍重复呢。我这么做是我个人的意愿,”明台顿了顿,再抬起眼,目光却骤然凌厉,看得程锦云打了个冷战,“我也有能力对我的行为负责。” 程锦云气得说不出话,对上明台的眼神,又不禁泛起一种无比陌生的感觉,仿佛眼前这人不是她熟悉的热血开朗的明台,而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军统特务。越来越像……那个人。 而又不全像。 程锦云直觉鼻子一酸,眼泪就要往下掉。这样的明台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为了一个叛国的军统特务,他这样值么?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最后程锦云也只能说了这一句。“我当然会的。”明台嘴角的弧度带出了几分嘲讽与讥诮。待到程锦云负气地跑开,他的眼神才有了一瞬的失神。旋即又像感受到了什么,快步向与程锦云相反的方向走去。 明台,真的是长大了。 王天风目送明台走出火车站,便也拉低了帽檐,隐没在了人群里。 就是这任性的毛病还是得改,小狼崽没了压制连这样的刺杀行动都会随着性子行事,看来在GD还是缺乏管教。 他能从乱葬岗捡回一条命,还是得归功于明楼。一早就派人守在乱葬岗,在他濒死之时还能硬生生地把他从鬼门关拽回来——可不像是他明长官喜欢干的事,问其原因,两个字,明台。 王天风走在一条隐秘的小巷里,四面都是灰色。他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人跟上了他。 不会是明台吧?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次出来他自认没有人能认出他,军统毒蜂想要伪装还是轻而易举的。 让他感到不安的是,他本能地希望这个人不是明台。 笑话,这次来不就是为了找这个小狼崽说明自己的情况吗?怎么反而还打了退堂鼓? 王天风摇摇头,不去想这些。 后方传来了脚步声。 王天风身体紧绷,手已经伸进长衫下摸住枪。 脚步被刻意放低,却还是逃不过毒蜂敏锐的听力。估算着后面的人离自己只有几步的距离,王天风猛地转身,拔枪。 然后就被抱了个满怀。 熟悉的温暖气息扑面而来,王天风微微叹气,收起了枪,反手轻轻回抱明台。 “老师,老师……真的是你……” 青年像某种大型犬一样伏在他肩头轻轻蹭着,柔软的发丝拂过他的脸颊,声音中已然带上了哭腔。“太好了……太好了……” 得,刚刚还说长大了,马上就变成以前的小哭包。王天风却只是柔和地轻声安慰他,“好了……” “老师......”明台缓缓抬起头,眼睛里还有水汽,“老师你以后不会再离开了,对不对?” 王天风只觉得腰上的力道更大了,好像要把他勒得窒息。他看向明台的眼睛,却发现那里早不是往日璀璨的星辰,而是深不见底的漆黑潭水,寒气从底透上来。 人嘛,谁不会变呢?王天风强行压下不安的感觉,拍拍明台的后背,“当然,不会了……” “太好了……” 老师,终于能永远留下了呢。 明台眼中闪过光亮。
要考试了的怨念产物……小明微黑化不知看得出来不 文笔渣语死早剧情废超短小废话有OOC 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哭唧唧 看在我是萌新的份上大家原谅我 关爱萌新 从我做起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