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锤基 星爵×欧文 蛇枪 维鲁特女友粉

【瑞金】He has gone

食用说明

1.很老套的勇者与恶龙的故事

2.鸡血渣作,原作未补完所以肯定会ooc 吧(´;ω;`)

3.渣文笔

吞格式真的心累_(:з」∠)_


——今天要听什么故事呢?
你说上次我提到的勇者与恶龙吗?


——这可是个很长的故事,而且可能对你而言会有些乏味……并不适合睡前来听哦?


——啊……既然你坚持的话,就开始吧。稍微会有点繁琐,耐着些性子不要睡着哦。



0.
凹凸世界是创世神赋予我们这块大陆的名字。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七位大魔导士莅临以前,它就叫这个名字了。


将近一千年前,大陆上地区发展相当不平衡——想象一下当我们喝着咖啡吃着点心时,另一座城市里姑妈还在茹毛饮血地艰苦求生。——我只是举个例子,千万别告诉她我这么说。


经济发展的失衡,各方政局的动荡,生态环境的恶化……种种因素层层累积,终于在一个节点爆发——这就是以后你上历史课会学到的登格鲁起义。一时间战火四起,各地都组织起了具备战力的反抗组织,来自民间的强大法师剑士把皇卫军也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此时从未露面过的创世神出现,宣告了一条足以使所有身怀能力的人疯狂的规则——
每个经过他的选择的超能力者聚集在一起,经由一番角逐,淘汰至最后一人......
这场比赛每个人都可以参加,规则也很简单,所有参赛选手完成指定任务或者战胜了别的对手可以获得积分,拥有了足够的积分便可以通过创世神的初始考验,进入角斗。


哦拜托,别再问“积分是什么”这种问题了。自己选的故事跪着也要听完。
——好吧好吧,再简单一点。
在这一场大乱斗中,谁活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最后的胜利者可以获得与创世神平等的地位。


别总是嫌烦!交代一下前情总是有必要的。
你所期待的勇者与恶龙就生活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的故事马上就要开始啦。
1.
登格鲁小镇是一个贫瘠的地方。


繁重的税务、过长的工作时间、贵族们肆无忌惮的剥削,早就将平民与统治阶级的关系拉成了一根紧绷的弦。
如今这根弦终于断了。


就如同所有怀揣一腔热血以及多少有些超能力的青少年,金在第一时间投入了反抗军的大潮,顺便拽上了自己的发小格瑞一起戕身革命。


当然了,这其中也有他自己的私心:他的姐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据说是来自王城的贵族强行掳走不知所踪,此去多少能有些希望找到她——至少他本人是很乐观地这么想的。


格瑞很显然并不这么想,但看着金藏不住情绪的一双碧眼兴奋得直放光,那一盆冷水就是哽在喉咙里发不出来。
“那就去吧,既然你这么想。”他只是耸了耸肩,站起身朝内屋走去。


“太好了格瑞!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带我去呢——诶你干什么呀?”金兴奋得蹦起来就想往格瑞身上扑,结果扑了个空。


“……拿剑。”格瑞一手扶额一手伸出去稳住朝自己倒下的发小,结果一把揽在了金的腰上。
“自己站好啊,真是。”他有些慌乱地收回手,别过脸走进房间,耳尖微微泛红。


金愣愣地站在原地,突然“嘿嘿”傻笑了起来。



2.
金与格瑞从小就认识。


男孩子的初遇不需要太多故事,再普通不过的午后,再普通不过的阳光,再普通不过的红色砖墙,银发的小男孩一转身就对上了迎面蜂拥而来的金色箭头,闪着噼里啪啦的火花。
好在那些箭头只是来势凶猛,失控的幼体其实能量并不多,格瑞只是挥起比自己高一倍的重剑,三两下就将其尽数斩断,砍瓜切菜一般。

却从此被“始作俑者”金当成了个宝,走到哪里身后都会跟着一只金毛的小团子,忽闪着漂亮的蓝眼睛奶声奶气地喊他“格瑞”。甩也甩不掉。



那就这样吧。


格瑞盯着被几十次撵走又第几十次回来的金,忽然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总之比起他从前接触过的任何东西都要温暖而惹人留恋。
仿佛一杯醉人的美酒,一口饮尽唇齿芬芳,剩下的温度由小腹向周身发散,——后劲总是十足的。
当它抽身而去时,又会叫人体会到多么冰冷的痛楚呢。


格瑞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出现在了金的生活里;没有任何亲人、背景,过往成谜,唯一的朋友就是金。粗线条的金从未问过格瑞关于他的过去一类的问题,反而是金,竹筒倒豆子一样一股脑地把自己家底翻了个遍。


从小就没见过父母,是姐姐一直在照料他;前段时间姐姐好像又去了王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格瑞都有点同情他了。


“那你不觉得孤独吗?”他不禁问。
“当然不啦!”
“我朋友可多了,大家对我都特别好呢!”
“而且我还有格瑞你呀!”


略显瘦削苍白的脸上绽放出光彩,比他小了差不多两圈的小团子笑得无所顾忌,两眼眯成弯月形,盛着璨然的星光。
又来了,这种感觉……格瑞觉得胸腔被什么包裹着,散发着从没有过的炽热。他略显无措地看看金,又觉得那样闪亮的光芒实在耀眼,于是偏过头去。
“好啦……我们是朋友。”半天他闷声吭出一句。
“太好了!格瑞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擅作主张加上了某个忽视不得的形容词,声音仍然元气十足;紧接着,是被一把抱住的触感——
单薄的衣料透过皮肤的柔软和温度,金瘦小的胳膊圈着他的腰,脑袋埋在他胸前,支楞着的几簇呆毛搔得他鼻尖发痒。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几把,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缩回手。
好在金并没有在意,抱够之后就自己松开了。
“格瑞,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以后每天都要在一起哦。”
“……好。”



3.
各地接连爆发起义的第二天,所有超能力者就接到了创世神的宣告。
“我以神明的身份,向我力量的传承者们下达这份旨意。”
“即刻起,所有元力拥有者有资格完成我发布的限时任务并获取积分。期限过后我会挑选排名前百的能力者进行一场乱斗。”
“谁能活着走出最后的角斗场,谁就能拥有至高的权利与荣耀。”
“与七大魔导士比肩。”
“难得的机会哦……”
“不试试吗。”


出自神明口中,吐出的却分明是恶魔的絮语。


这一番话无疑是在平民们狂热的头脑中点燃了一只火折,所有的贪婪、欲望都是燃料,刹那间正义与理智化作灰烬。


沸水般喧闹的世界沉寂了几秒,随即陷入了彻底的疯狂。王公贵族们渴慕着更高的位置与更优渥的生活,野心勃勃的平民们也想凭能力在这世界占据一席之地。少数与世无争的能力者,为了自保也被卷入这汹涌的浪潮中。


“我说格瑞,我们要不要也去做一下那个创世神说的任务啊?听起来很有意思的样子。”金捅了捅格瑞的胳膊,歪到他身后躲过了一个人的横冲直撞。
“你最好别去。”你难道看不见吗?你眼前的那些人,都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诶……你不再考虑考虑嘛?……主线任务出来了!”金小小地欢呼了一下。“杀掉隐藏的巨龙!”
格瑞低着头一言不发。他当然也听见了神明的任务。
“格瑞你也去嘛!你这么厉害杀条龙肯定不算什么的!”金已经开始晃他的胳膊了。


良久的沉默。


“……好。”
格瑞终于哑着嗓子吐出这一个字。仿佛这一个就重担千钧,他对它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和毕生的决心。
再抬眼望向金,他像是注视着别的什么东西。那眼神沉甸甸的,压得金有些喘不过气。



4.
一路走来虽然遭遇了不少困难与暗算,但金毛爽朗的笑容还是让他们结识了许多朋友。
总是带着三只小斯巴达的紫堂幻,星月魔女凯莉,呆毛姐弟艾比埃米……
名为“伙伴”的单纯羁绊,在少年们之间诞生。


“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主线任务依然没有进展……”进餐时间紫堂幻惆怅地揉着太阳穴,“格瑞你也没有头绪么?”
格瑞背靠着重剑吸着纸盒牛奶,摇摇头。
“肯定是积分榜第一的那个家伙吧,傲慢又自大,能力又这么强,好多人都去暗杀他了。”凯莉插起一块鱼肉狠狠咬下。


只有金一个还在状况外,根本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只顾埋头扒饭。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格瑞无奈地拍拍金的后背,趁他抬头看自己的空当又给他夹了一只鸡翅。金瞬间两眼放光,嘴里唔哝着不知说了些什么,又接着大吃一通。
吃饱了金抹了把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口袋里摸出个东西递给格瑞。
一盒香蕉牛奶。
“啊哈,刚刚在供给处找到了这个……想着你天天喝奶都是一个味儿的就给你拿来啦。”金摸了摸脑袋上的棒球帽,笑得有点不好意思。
“谢了。”我很喜欢。格瑞在心里补充。
没眼看……紫堂幻和凯莉默契地别开了脸。



5.
三个礼拜后,前百强被筛选完毕。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想象,积分排名一百名以外的能力者,被尽数抹杀。


没有尸骨没有遗骸,神的举动从不留痕迹。
“啊呀,杀死巨龙这个任务没人完成呢。那么就放到乱斗当中去完成吧。这个任务可以抵十个人头哟。”
在这样一场无差别的搏杀中,十个人的战绩无疑是巨大的优势。
“如果没人完成的话……巨龙会杀死所有人哦。”
恶作剧一样轻佻的语气,却总能击中人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该说不愧是神明么……


格瑞隐约知道创世神打的什么算盘。清洗全大陆的能力者只留下七大魔导士和新晋的第八人,再顺手除掉整个大陆的忧患——恶龙。
好个步步为营的杀招。


平生第一次,他打了个寒战。
“格瑞,你说……这一次我们还能活到最后吗。”
金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气力,他罕见地垂着脑袋,一头金发黯淡无光,眼睑半掩,阴影盖住了碧蓝的光芒。
他定定地望着脚下的废墟——这片已经倾颓的土地如今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无能力者和前百名幸存者还在残喘——仿佛能把地面盯出一个洞来。
该流的泪早已流尽了;现在在他侧脸流淌着的,只会是战斗后的鲜血与汗水。
格瑞把烈斩随手插在脚边的废墟里,抬手轻轻拭去金脸颊上的血水。


“你一定会的。”
“我保证。”



6.
——“嘉德罗斯死了!”


——“他不是巨龙!!”


石破天惊。



震惊与惶恐在幸存者之中蔓延。积分榜榜首被杀,出手的人只能是格瑞。在战斗的过程中他没可能发现不了对方其实是人类;那么他依然这么做的理由只有一个——
他才是那头龙。他要首先除去最具威胁的对手。
人人自危。


夜晚。月明,风清。树影稀疏,草叶枯干。
“你不害怕?我是龙这件事。”格瑞低头看向金,率先开口。“他们的推测完全正确;你现在跟我呆在一起很危险。”


“既然是格瑞那当然不怕啦。”金不以为然。
“从游戏规则的角度出发,我们是敌人。你杀了我才能活下去。”格瑞提醒他。
“那我就不从游戏规则出发不就好了。”金把鸭舌帽摘下来。微风拂过的树叶微微摇曳,有露水打下来沾湿了帽檐。“总能找到办法的嘛,神也不能为所欲为的。”


“而且你说过我会活下来的嘛。”
“那我就一定会活着的。”


他朝格瑞眨眨眼睛,随后低头掸去帽子上的露水。
水珠呈不规则的形状弹跳在草叶尖上,使得它们来回动摇。有一根甚至因为太过缺乏水分差点折断。


格瑞忽然感到一股热流从脚底直涌上大脑,身体一个战栗。
或许这就是人们说的“头脑一热”吧,格瑞扯过金的手腕拉他到身前,一手覆住他脑后,吻上了怀里人的双唇。
金的嘴唇很柔软,带着如同他本人一样热情的温度,在略显凉薄的夜晚也不减半分。格瑞不甚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轻扫过金的犬牙,又一点点地在口腔内席卷,吮着令人贪恋的、他从未体会过的甜美与炽热。一吻结束,他挑逗性地舔了舔金的唇角,牵出一线银丝,反射着月光。


“没错。”他直视着脸颊绯红的金,仿佛立下誓言。
“龙族从不失约。”



7.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又一次。


金抱着伤痕累累的格瑞,胸腔里像是填满了这大地的满目疮痍,扎得生疼。


这都多少次了……果然,还是太过刻骨铭心。
即便龙族的力量再强大,这整片大陆上所有的至强能力者们一起围攻,仅凭格瑞和金,也只是螳臂当车。
时光仿佛逆流,令人眼花缭乱的能力一如记忆中的景象一齐爆发,流霞般绚烂,却又恐怖如斯。血花一朵朵爆开,龙化的格瑞却始终撑着没有倒下,直到包围圈的最后一角溃不成军。
只因他的身后站着金。


“龙族从不失约。”
恢复了人形后那一道道纵横的暗红色沟壑在格瑞苍白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然而他一反常态露出了一个微笑,像是那一身伤痕并不存在。他脚底一晃,倒在了金身上。金慌忙抹了把身上的血水尘土,一把抱住倒下的发小。
“我参加这个比赛,一路走到这里……其实……就为了在这种场合,”格瑞咳出一口血,“护你周全。”
“这场大赛注定只能有一个生者,我希望那是你。”


看着金通红着眼眶,他的笑容忽然更盛。
“总觉得这种情形在哪见过似的。好像已经发生了千百遍。”

“错觉吧……大概。”



8.
这一条时间线终于是到了终点。即使中途几处生变,但并不妨碍轮回再一次上演。


金面无表情地看着怀里的格瑞化作流光消失,随后白光从他脚下蔓延直至吞噬一切。光流终焉,眼前便是那不知见了几回的创世神。


恍惚中金回想起了第一次走到这一步的情形。



8.5
金发的少年目光呆滞,眼前的所见还没来及化作情感和奔涌的泪水,就被炫目的白光吞噬。
天旋地转中他只能保持着半跪在地的姿态,眼睁睁地看着仿佛渺远的太虚尽头缓步而来的一个灰色人影。


无数记忆的画面涌进脑海:荒凉贫瘠的星球,负着重荷的矿工,无疑是高科技产物控制着的积分面板,以及……在无尽的厮杀中倒下的人们。


他在纷杂的色彩中努力寻找着那个挥着巨剑的少年。
他很快发现,那个少年占据了回忆中几乎所有快乐的时光。
格瑞,格瑞……


他已经无暇顾及所见与回忆那个才是真实;他只能做到默念着那个少年的名字泣不成声。


很快地那个灰色的人影走近了,他戴着兜帽,阴影遮住了面容。“我是创世神。”他说。声音轻佻如恶魔低语。
金懵懂地抬起脸,用袖子擦了把脸,一言不发。
“恭喜你,本届凹凸大赛,你是胜利者。现在你可以说一个愿望,我会帮你实现的。”语气诱惑。


“凹凸大赛……大赛……”金喃喃地念。他忽然从地上弹起来,一个踉跄差点又重新倒回去;但他终究是站稳了。“那就是说,我在那个‘凹凸大陆’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


“你可以这么理解。”语带笑意。


“那……那格瑞,格瑞他们都还活着?!”
原本被焚烧殆尽的荒原又燃起了星星火光,那火苗奋力挣扎,拼尽全力试图触碰天空。


“怎么可能呢。”依然是无所谓的语气,只是让人冷得能结出冰渣。
寒流席卷而过,将荒原彻底埋藏在冻土之下。
“本届凹凸大赛换了个形式,把所有参赛选手抹除记忆投入平行时空进行比赛,但至于生死嘛……与平常没有区别哦。死了就是死了呢。”
“说出你的愿望吧。勇者怀抱着遗憾登上神位并不是我所期待的。”


“我想让大家……都活下来。”
“活得好好的。”尤其是你呢……格瑞。


胜利者低垂头颅,几乎是用哭腔吐出这句话。


“原来如此……好吧。”神明啧啧嘴,仍然是无悲无喜的样子。
“那就满足你的愿望。”
“在这条时间线上,每个人都能活着生存下去。”
“代价是,你必须在‘凹凸大陆’的平行空间里不断循环,以维系那一段时空的存在。”
“永无归路。”


“我接受。”
掷地有声。


周身景物开始飞速流转,快得他根本看不清自己经过了哪些地方那些色彩。只是当一切静止下来,站在登格鲁小镇15区的小街里,午后温热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他感觉恍若隔世。
或许是因为经历过时间旅行的元力还不稳定,一根根金色的箭头毫无征兆地拔地而起,向一步之遥的街角窜去。他慌忙想要控制,却发现幼年的身体根本操纵不了能量。


“噗嗤。”
耳畔只是烈斩破空的轻响。




Final.
金恍过神来,摇摇脑袋,等待着创世神接近。
一成不变的对白过后,马上就又是回到过去的时刻了。


“你确定还要一直这样继续吗?”神忽然发问。


“……我还以为你也是不变的因素。”金声音沉闷。


“我可是神。”平常的语气吐出傲慢的言辞,“我只是分出了自己的一部分停留在这条时间线上。”


“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放弃循环,回到现实之中。”


“我想我并不需要。”


金回头,蓝眸中重又盛放光彩。“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我的朋友,他们不该死,他们应该继续他们的生活!”而我的存在,并不重要吧……


“我自己也能在这一次次轮回中得到温暖与快乐——这比独自一人孤独地活要好得多了。”


说完他尽力高昂起头,在脑海中描摹着格瑞的样子,他俊秀的五官,奇异的发型,帅气的重剑……
这一次的重逢,也要给他最灿烂的微笑。
少年头也不回地迈向时光的洪流,寻寻觅觅,蓦地对上了那一双紫罗兰色的眸。
那便是他最珍爱的宝物了。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有什么感想吗?


——诶诶诶……哭什么啊? 真是的,不要随便掉眼泪啊……


——金最后不也以他的方式陪伴在格瑞身边了吗?所以不用难过啊。


——好了好了,这个故事已经讲了太久。早就该熄灯了。

那么,晚安。
The End




欢迎批评指正!!

不知道喜欢的太太会不会看见(/ω\)

评论(3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