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维鲁特女友粉

【除夕贺/蛇枪】一个小段子,甜(((o(*゚▽゚*)o)))

除夕贺(((o(*゚▽゚*)o)))一个小段子,时间线大概是战争结束之前
作为一个刺客,赌蛇从未有一天放松过自己。
且不说隐退前刀口舔血的日子,就是在身为“汤姆•斯托尔”的七年中,也始终有那么一根弦在他脑海里紧绷着。
他总是时时都保持警惕。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半阖着眼倚在沙发上差点睡着时,他不可避免地感到惊讶,同时多少也有些许无可奈何。
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他时我会卸下所有防备?
对面沙发上枪匠已经睡着了,微张着嘴,嘴角似乎还流了一点口水。他一手盖着肚子一手扒着沙发靠背,单薄的胸膛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平常惯戴的宽沿帽也被摘下,一头暖黄色的短发乱糟糟地支棱着。就连外面左道放炮的声响都没能对他造成丝毫困扰,烟花斑斓的色彩透过落地窗玻璃照映在黑暗中的脸庞上,交织出奇异的光影。赌蛇望着那张脸呆呆地出了神。
或许是因为枪匠太过单纯的心思,与他相处可以放下所有的心防。这种无所顾虑的感觉是赌蛇从未感受过的。
或许,也是他一生渴望的。
赌蛇缓缓起身,轻手轻脚地在枪匠身边坐下,犹豫少顷,还是伸臂将身边人揽进怀里,顺手揉了揉那一头柔软的金发。
他把下巴枕在枪匠发顶,感受着怀里人平稳的呼吸。
他忽然觉得,即使前方即将掀起腥风血雨,有这一瞬安稳,也不此余生。

小可爱们鸡年大吉呀www
写得太少就不艾特啦……正文在码,明天会更大概???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