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时之歌埃维
纽特学长是我的【赫奇帕奇骄傲】

【大鱼海棠/祝松】人间行(7)完结

粗长的一发!(?)

两天没更果咩QAQ

剧情一如既往......超级狗血......

————————————————

赤松子和湫紧跟着前面的二人。鼠婆拽着灵婆的手腕一路小跑,两人的怀里都揣着些东西。简简单单的灰蓝色长衫配上清秀的侧脸竟也透漏着少年的活力,迎面而来的风声带来她们细碎的笑声。

这段回忆的时间线久远到赤松子的记忆都已模糊。他只是依稀记得,在灵婆和鼠婆都还年轻时她们的关系曾经非常要好,而致使她们决裂的契机他也知之甚少。听过了前情提要湫觉得清楚了很多,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临行前灵婆对他的嘱咐。“不要轻信任何人的话”、“不要交出龙王面具”,他都知道对应了什么。但是“不要开杀戒”……又是什么意思?“这个我也说不好,走一步看一步吧。”赤松子摇摇头。

边走边说着,两人已经跟着灵婆鼠婆来到了村子。赤松子注意到,此时的村庄距离“现实”地貌差距很大,平房数量较多而非他们居住的木质楼阁。“也许都是那场‘大灾变’导致的……”湫觉得后脊发凉。

但很快村里热闹的氛围就驱散了这份阴测测的寒意,见灵、鼠二人回来,很多小孩子都撒着欢跑了出来,拽着她们的衣角撒娇:“灵姐姐,我想吃好吃的!”“鼠姐姐我要看小老鼠!”

“好好,别急别急,大家都有份!”灵婆笑吟吟地抽开身,在路旁一棵大树的荫蔽里坐下,从怀中掏出一个花布包袱,抖了开来放在地上,露出里面包着的硕大的浆果,有几颗还带着山间微薄的水汽。“刚刚摘的,快吃吧!”

孩子们狼吞虎咽地塞下浆果,嘴角还沾着浆汁,一通乱七八糟的“谢谢灵姐姐!”后,一双双大眼睛全都巴巴地望着鼠婆。“好啦好啦。”鼠婆笑着松开扎紧的袖口,手指在里面一挑,五六只拇指大小的老鼠就滴溜溜地窜了出来,溜到地上发了会儿呆,便顺着几个孩子的裤腿飞快地爬了上去,在他们肩膀上吱吱乱叫,逗得孩子们咯咯直笑。一个男孩子让老鼠爬在他的手上,用事先准备好的瓜子仁引它站起来玩儿,效果颇为成功,一旁的孩子纷纷效仿,玩儿得不亦乐乎。“瞧他们多可爱啊。”灵婆头靠着背后的树,语气惬意。“是啊。”鼠婆左手抚着自己肩头懒洋洋趴着的一只奶白色的老鼠,右手揉了揉灵婆的头发,眼底满含笑意。奇异的是,那老鼠尾巴上有一撮水蓝色的毛发。

这样平静的日子,要是能一直持续下去该有多好啊。赤松子抬眼望着悠远的蓝天这样想到。

12.

忽然赤松子觉得全身一寒,眼前的画面瞬间化为白色的碎片分崩离析,片刻之后洁白的碎片又重新组合,又是一幅新的景象。他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这是鼠婆的记忆发生了跳转。湫在当机片刻后也恍然大悟。

眼前是一扇木质房门,赤松子越看越觉得熟悉。这是他身边的鼠婆上前一步敲了敲门。“后土爷爷——您在吗?”

这时的鼠婆看起来比之前少女的模样要大了不少,已经是二十左右的年纪了。旁边的灵婆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只是身材要小上几分。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仍然亲密,不过赤松子看见鼠婆不动声色地与灵婆拉开了大约一拳的距离。看来之前错过了什么事情,她们中间已经产生了隔阂。鼠婆的情绪可能有些崩溃的趋势了,她已经连完整地回忆自己与灵婆的记忆都做不到。

不过现在担心那么多也没用,赤松子很快投入进眼前的故事里来。

“来,孩子们,进来吧。“木门很快打开,恍惚间赤松子闻到了一股松香味。后土看起来要年轻一些,胡子也没有全白。鼠婆率先进去,灵婆轻叹一声也紧紧跟上。进屋后,后土面前还摆着两把木椅,鼠婆大大咧咧地就坐了上去,灵婆略带尴尬地向后土笑笑,也跟着坐下。“不必那么拘束。”后土捋捋胡子也微笑道。“这次叫你们来,是想谈谈关于雨师神位的问题。”

这话一出,赤松子当即惊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从他成年后,雨师的职务一直是他来担任,之前好像是空缺,由水神兼任……

“你们两个的能力是比较特别的,而且都比较偏向水系的法术,所以由谁来担任这个位置不太好决定。我们决定在一周后对你们进行一次考察,谁的表现更出色,就由谁来担任。”后土简洁地作了说明。“那,考察的形式是什么样的呢?”鼠婆急急地问。“这个到时候再说,你们只需要这几天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以平静的态度迎接就可以了。”后土笑得更温和了。“那谢谢后土爷爷……我们先告辞了。”灵婆见鼠婆没有接着问下去,便起身告别。“后土爷爷再见!”鼠婆仍然是活力十足。

“真没想到,下周这个时候再见我们就是‘敌人’啦。”灵婆低着头踢着小石子,故作开朗的语气听得出紧张与无奈。“安啦安啦,不会有问题的。我问过凤凰奶奶啦,她说就算无法担任雨师,也会有别的神位的,不用担心。”“……嗯。”灵婆抬起头,晶亮的大眼睛中透出释然。鼠婆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

只是那抹释然究竟意味着什么,赤松子心中不禁泛起疑云。真的是因为好友的未来有了保障吗?他看到了灵婆握紧的双手后有些无法肯定。

 

记忆转换突如其来地降临,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赤松子也不是多吃惊。待白光散去,呈现在眼前的是热闹的人群。“鼠姐姐!鼠姐姐!”平时玩儿得好的几个小孩子慌慌张张地跑到人群之外的鼠婆身边,“你的老鼠!最大的那只,它,它……”赤松子的心猛地一沉。

鼠婆愣了一下,随即发疯般扒开人群往里挤去。人潮最中间空出一个圆,一只巴掌大的奶白色老鼠软趴趴地伏在地上,浑身是血,眼见着没了气息。“这不是之前在树下鼠婆玩儿的那只吗!”湫叫了出来。赤松子也认了出来,老鼠尾巴上那一撮水蓝色的毛辨识度还是挺高的。

灵婆站在人群里最接近老鼠的位置,神情呆滞,不过鼠婆并没有在意。她颤抖着走近老鼠的尸体,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缓缓蹲下身,轻柔地给它顺着毛,丝毫不在意沾了满手的血污。捋顺了毛,她把老鼠抱在怀里,缓缓起身。

“谁干的?!站出来!”

人群鸦雀无声。

鼠婆恨恨地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灵婆身上。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狠狠地狠狠地瞪着她,最后头也不回地跑走了。灵婆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手忙脚乱地跟上。

她们身后,人群又沸腾了起来。各种议论、中伤,瘟疫般蔓延。

 

视线转到鼠婆的家门口,赤松子忽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画面仿佛动画掉帧(?!),时不时还有白光掺杂,还一直山崩般地震动。依稀间只能听见细碎的语句。

“你为什么跟来?”

“你……怀疑……我?”

“肯定……!肯定是你!!”

画面一下终止了,定格的瞬间清晰起来。鼠婆把灵婆推到了地上,满脸的不可置信。“……”灵婆呆滞片刻,默默从地上爬起来,最后看了一眼鼠婆,转身走进了雨幕里。

鼠婆呆呆地望着灵婆远去的背影越来越模糊,自言自语。

“我不是故意的……但肯定就是她……”

“明天就要测试了……阿水死了……我肯定不会超过她……”

她的眼底闪过很多情绪。无助,愤怒,惊惶,绝望。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瓢泼大雨。

赤松子看着灵婆嘴角勾起的诡异笑容,心不知为何揪成了一团。

13.

画面再转。

眼前是第一段记忆时的青山绿水,只是人已不同。

后土朗声道:“这次考评的内容,是停止这场雨!谁能先让它停止,谁就胜出!”他的身旁还跟了几个神,其中有句芒和鹿神,看着要年轻几分。

瓢泼般的雨还在下。鼠婆看也不看灵婆,扭头就走。灵婆怔了怔,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测评,怕是不大公平啊……鼠姑娘最得力的那只鼠昨天横死,怕是对她的实力大有影响。”一个虎背熊腰的神面带担忧。嗯,身材没有祝融好。赤松子开了个小差。“放心吧,那孩子可不只会依赖伙伴。”后土笑得高深莫测。

鼠婆很快找到了一处适合施法的地方,并不算陡峭的悬崖边,地处灵秀,还立着一个不知何时留下的祭台,可见其灵力充沛。鼠婆念起法诀,水元素迅速凝结。

时间一晃半个时辰过去了,附近一块地方的雨水已经被清了干净,只是她自己站的这一块地方,可能正是因为灵气充沛,仍然阴云密布,暴雨如泼。对面的所有雨水已经被灵婆尽数停止,鼠婆内心不禁有些慌了。

“还没有做好吗?”背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正是灵婆!“你来做什么?”“还在关心我吗?”灵婆笑了笑。“不如看看你自己……你的灵力,还用得出来吗?”

鼠婆大惊,再次运转灵力,却怎么也释放不出来了。“又是你!”她终于绷不住了,“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们……我们不是朋友吗?!”“是啊,”灵婆低下头。“所以我说……抱歉。这件事我不被允许有一点闪失,这次竞争如果输了——是的,是有出路。但你知道是什么路吗?你知道会做什么吗?”她露出有些癫狂的笑容,“会去看管死人的灵魂!死去的,坏人的灵魂!肮脏的下水沟里的老鼠!”她说着说着歇斯底里起来。“我不会去的!我必须赢!”

她转过身去背对鼠婆,并没有看见她的周身渐渐爬满黑紫色的气息。

而她的身旁,立着一块古老的祭台,爬满了诡异的图腾。

“原来……我是可以被这样随意牺牲的东西吗……”

“那我,也不必把你当做重要的人看了吧……”

“什么?”灵婆觉得不对劲猛地转身,恰恰对上鼠婆控制着一只只缠绕着黑紫色气息,足有一人半高的巨鼠破土而起。

14.

“什么?”灵婆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是的,非常遗憾……鼠婆子由于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从而引发了极大的灾害——她必须被处死。“后土停顿了一下。木窗外满目疮痍,断壁残垣,死伤遍地。

“她本身灵力强大,加上她身边的祭台引导,还有——极不稳定的精神状态,”说到这里他多看了灵婆一眼,“她的力量暴走了。你离那么近却只受了轻伤真是奇迹——那力量,”他放轻声音,“本是能毁天灭地的。”

灵婆呆呆地站着。这次并不是伪装,赤松子看得出来。

这是我想要的吗?阿鼠她……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吧?

我……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泪水无声地滑下,她也不擦。她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怎样的异变。

“小灵?灵?!”

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耳朵已经被巨大的痛苦填满。

“让我来陪你吧……都是我不好……如果你只能待在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那我愿意……去陪你……”

她喃喃地念着,失去了意识。

“罢了罢了……便让她们在地下地上,生门死门中互相愧疚憎恨吧,也算是一种惩罚……”

隐约有这样的声音传来。

赤松子眼前忽然一片漆黑。

15.

从黑暗中脱身,赤松子一眼就看见了祝融的脸。“我……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作为力量源现在早被榨干了吗?他从祝融怀里坐起来,茫然地打量四周。湫背对着他们,好像在翻找龙王面具。“这……那个你先别管了!”祝融莫名其妙地脸红了一下含糊其辞地带过了这个话题。“总之,鼠婆她现在好像,很激动的样子,一下就不能施法了,我就脱离了危险,把你救了出来。”祝融说完之后看了看湫,调整了一下措辞,“我是说,你们。”

难道是因为牵动了她的回忆,对现实中的她也有影响?

赤松子走到祭台边,鼠婆两眼黯淡无光,望着天空,嘴巴微张。他将视线转回祭台。那只尾巴上带着撮水蓝色毛发的老鼠身上盖着一层红色粉末,一旁的猫,他记得是灵婆从前最为宠爱的一只。

他叹了口气。“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湫收好了完好无损的龙王面具,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是啊。”赤松子也抬头,望向夜空。树影交错间星光闪烁。

“明天,就能回家了。”
------
第一次完结小中篇还是有点激动呐~虽然基本上没人评论但也很感谢给我点过小红心的同志们,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笑)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