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时之歌埃维
纽特学长是我的【赫奇帕奇骄傲】

【大鱼海棠/祝松】人间行(6)

接上文!

——

赤松子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鼠婆的声音飘忽不定,而他们仍然看不见她在哪里。“跟我来。别听她说话。”赤松子抓起湫的胳膊,拔腿向记忆中祭台的方位跑去。天色已经完全暗沉,已经没有人还在逗留。一阵阵的风呼啸而过,模糊了鼠婆的声音。“对,对……来…….这里……”

啧。听起来是个陷阱啊……但是没办法,完全不能放着不管啊……

赤松子停住脚步。应该是空间幻术范围变小了的缘故,很快就跑完了本来很远的一段距离。“这什么情况?”湫一脸懵逼。“现在来不及解释了。”赤松子放开湫,紧紧盯着祭台。

鼠婆站在与他们的位置相对的祭台一角,抚摸着躺在上面的那只老鼠,手上沾满了猩红的粉末也毫无察觉。“多少年了,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多少年了……”她开始踱起步子,嘴里不停念着,声音通过法力扭曲地传进三人的耳朵。祝融烦躁地挥着手,却怎么都驱不散那声音。鼠婆终于又站定了身形,她从衣袖里掏出一把黑紫色的粉末细细地洒在鼠旁的猫身上,又沿着祭台边缘撒了一圈。赤松子紧张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发现祭台边缘的粉末都严丝合缝地嵌进了细密的花纹里。奇异的是,当这粉末洒满一周后,整个祭台缓缓地散发出了黑色的光芒。祭台前低矮的石碑自行后退,融入了那一片深邃不见底的黑。

赤松子怔怔地盯了片刻,忽然扬起手来,一道凌厉的水光即刻闪现:“拦住她!不要让她继续下去!快!”暴喝声中竟透露着深深的恐惧。“怎么了?”湫仍然没反应过来。“她现在在进行的仪式相当可怕,你只需要知道这点。”赤松子咬紧了牙关。多年前,正是这黑紫色的气息带来了无尽的恐惧。鲜血、枯骨、妇女的尖叫、孩童的号哭……他不敢去想如果这个术法在人间释放会引发什么样的灾难。

“吱——!”倏忽一道巨大的鼠影从地下破土而出,硕大的身躯足有一人半高,皮毛厚实的腹部被水光堪堪撕出了一道血痕。身上还沾着细碎的土渣,它俯下身向赤松子发起冲锋。祝融刚想过来帮忙,却被自己身后出现的巨鼠震得一个踉跄。

身形巨大的老鼠们周身萦绕着似有似无的黑紫色气息,接二连三地破土而出。

鼠婆在另一边仿若未闻,口中古老的咒语低吟浅唱。

10.

赤松子面对不断涌现的巨鼠,已经感到了有些应接不暇。这些老鼠可不是之前跟在鼠婆身边的小型战五渣,血厚防高,一爪下来就是一个大坑。祝融倒是还能支撑,湫却渐渐显出疲态。他继承的灵婆的力量并不适合战斗,靠着灵活的身手上蹿下跳才一直没受伤。赤松子余光扫到祭台,黑紫色的烟雾光华大盛,仪式应该已经进行到了尾声,接下来应该还需要两个力量源……一股绝望感潮水般袭上他的心头。毁灭世界什么的,原来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到来了。

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冲击着赤松子的脑海,过了几秒他才意识到,针对他和湫的攻击,已经全部停止了。

怎么回事?赤松子迷茫之间一道微弱的灵光划过脑海,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还来不及抓住那点灵感,他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11.

意识再次恢复时,赤松子置身于一片秀丽的山林之中。青山绿水,风声卷起一股好闻的植物清香。

这啥情况……赤松子扶了扶额,看见了旁边一脸懵逼的湫。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具体的情况说来话长,简而言之就是,鼠婆那个仪式需要很强大的力量,我们两个应该是被抓过去作力量源了。”赤松子耸耸肩。“怪不得我现在身体里力量这么微弱……”湫满脸崩溃。“好了,先别急……既然咱们都还好好地在这儿那就暂时没事儿。先弄清楚这里是哪儿。”赤松子四处张望。

“可是龙王面具不见了!”湫摸了摸口袋,哭丧着脸。“……”赤松子突然感到一阵心塞。“先别纠结这个了……如果咱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那还是能拿回来的……”说话间从不远处跑过来两个年轻的女孩子,赤松子朝着她们直直地走过去,却被她们直接穿过并未察觉。“我们现在应该处于鼠婆的回忆中,有可能是因为她使用我们的灵力时与她的记忆发生了连结。”他转身回望嬉笑着跑远的两个年轻女孩。年轻一代的湫并不认识她们,然而赤松子不会忘——那正是灵婆和鼠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