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时之歌埃维
纽特学长是我的【赫奇帕奇骄傲】

【大鱼海棠/祝松】人间行(5)

今天码得好崩......果咩 哭唧唧

————————————

08.

午饭过后的时间阳光当是最毒辣的时候,今天却不尽然。空气中略感潮湿,连结的大片云彩遮蔽了太阳。

“叩叩。“赤松子轻轻地叩击眼前的木门。一层薄薄的灰尘被震了下来,他皱着眉头捂住口鼻。挂在门边的海棠花早已枯萎,干巴巴的黄色了无生气。

“吱呀——”

“松子哥,祝融哥。”椿打开门,向他们打招呼。她眼圈泛出淡淡的青黑色,昨晚怕是没睡好。不过我们也好不到哪去,赤松子自嘲地想到。

“是这样的,我想……”椿转身走进屋,“我必须把它给你们。”她低头在凌乱的桌子上翻找,再抬起头来,眼底已经写满了疲惫,但满脸都是释然的神色。“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想,只要我记得他……他就一直都在……”她左手把项链递出去,右手捂住嘴,努力克制住哽咽的声音。

赤松子沉默地接过莹白色的石头。他觉得有点手足无措。祝融戳了戳他的肩膀:“还要不要告诉她那件事?”他用嘴型说道。“还是不要了。不知道的话她会更安全。”赤松子无声地摇头。

过了好一会儿,椿才渐渐平复下来。“我没事儿了。”她抹了抹眼睛,对上赤松子的目光,作出一个微笑。“明天你们就要回去了,是吗?”“……是的。”赤松子算了算日子,明天确实就是第七天了——他们该回去的日子。

时间如此紧迫,关于鼠婆的行动、目的他们还一无所知。万一出了什么事……赤松子不敢想象。

作为一个正式的神明,当年鼠婆为什么会是“鼠婆”,她所做出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那我想……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出去走走,就算是……我对过去生活的一次告别吧。”椿的声音将他从回忆中唤醒。本来他想拒绝,可是对上椿乞求的目光,他又说不出口了。

你果然还是太心软了,赤松子暗暗责备自己。

“可以。”最终他点了点头。女孩欢呼了一声,转身去收拾包了。一路上他们走走停停,幽静的小径上风吹起来很凉爽,行进速度慢下来之后,沿途的风景也值得一赏。等到他们远远地望见小镇的轮廓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那,我走了。”湫在口袋里装好黄色的一沓符纸,在腰间别好朱砂毛笔,向灵婆告别。

“嗯,去吧。注意安全。”灵婆背对着他。“记住,遇到任何特殊情况,都不要交出龙王面具。无论什么人向你说什么,都不要轻信。还有,”灵婆停顿了一下,语气更加严厉:“不要开杀戒。”

“我会记住的。”湫有点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应了下来。他刚要迈进灵婆画出的传送阵,停顿片刻,还是一把捞起了龙王面具。他迈进幽幽的蓝光中,消失不见。

灵婆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传送阵使用后残留的灰烬,眼底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09.

兜兜转转边吃边玩儿,夜幕即将降临时,三人回到了赤松子和祝融驻扎的公园。远远地赤松子看见了一个人影孤零零地竖在一棵树旁,莫名地无比熟悉。一旁的椿歪着脑袋打量起来。忽然她的眼里迸射出光芒,风一般地向那道身影奔去。

“湫——!”

赤松子心里一紧,也跟着跑去。湫为什么会在这里?

跑近了一看,那一头标志性的白发和成为灵婆接班人之后的红眸,可不就是湫吗。然后他看到椿的身子猛地一僵。“湫……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椿啊!”“抱歉,但……我确实不认识你。”湫一张脸上显现出了诧异。“不过我是来找你的。龙王面具缺失的一部分力量化作一串项链的样子在你手里,我是来取它的。”“你说的是这个吧。”赤松子抢先把项链递了过去。椿的肩膀在颤抖。“啊,没错,就是它。真是帮了大忙呢。”湫珍而重之地接过,然后拿出破损的龙王面具,念起了咒文。一阵绿光闪过,项链只剩一根黑绳,而面具已经被修补好。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椿的声音发着抖。“那条项链……是你送我的……”

“嗯?”湫的神情更惊讶了。“不过很抱歉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如果是我的话,我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随便给别人的。”

“……”

无边的沉默中,只剩下风吹过草丛的声音,以及小型的啮齿动物在暮色中的悉悉索索。

“我先回去了。松子哥祝融哥,再见。”椿鞠了一躬,转身跑开。风声中隐隐掺杂着啜泣的声音。

“松子哥,她怎么了?”湫一头雾水。

“……大概是受了很大的刺激,现在很难过。”赤松子轻声说。“放心,不久她会好起来的。”

 

“完成了任务,我也该走啦。”湫挠挠头,“你们放心,明天漩涡肯定能正常出现,大家都能回家。”“嗯。”赤松子微笑着应声。

“小帅哥,别忙着走呀~”

“鼠婆?!”湫大吃一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