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时之歌埃维
纽特学长是我的【赫奇帕奇骄傲】

【大鱼海棠/祝松/剧情】人间行(4)

剧情可能已经崩了......

——————————————-

06.

然而接下来整整三天,没有任何异动出现。

“奇怪,白天再去祭坛那边就什么都没有了。”祝融叼着根草叶子闷闷不乐。“肯定是那女人又作了法。”“算了,今天晚上再去看看吧。”赤松子叹气。“这可都第五天了。”

“对了,话说回来,明天可是该向椿拿回龙王面具的时候了吧。”“是啊,也不知她想好了没有。”半大的孩子真是有点难懂呢。

天阴得可怕。就算让人发现我使用法力,也不能让它下下来。赤松子略有些任性地想。

 

当天色暗沉下来,游人早早离开,刚刚开始生长的灌木丛中冒出点点幽绿的光芒时,赤松子就知道有事要发生了。“这些老鼠今天怎么出现得那么早?”祝融跟在一只足有他拳头大的老鼠后面,“还有小半个时辰天才能完全黑下来呢。”“也许它们想让我们早点回来睡觉。”赤松子难得地开了个玩笑。他的手心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了。“不会怎么样的。”祝融察觉到了他的紧张,安慰地牵住他的手。

老鼠们沿着第一次出现时的路线前行,一路上蹿得飞快,赤松子得跑着才能跟上。“看样子可不是小事。”他低声喃喃,声音随即消逝在耳边呼啸而过的风里。

踏进第一夜来到的幻术空间里,两人已经从队伍中间掉到了队尾。所有老鼠在那方矮小的石碑前排好队,大只的在前,往后以此类推。从后往前望去,竟好似正在祭拜先祖的虔诚后辈。“先别过去。”赤松子拽了祝融一把。万一一会儿那碑里面蹦出来个什么东西我可不想跟它打个照面。赤松子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两人藏在树后,两个脑袋一上一下挨在一块儿拼命向前巴望。最前面的鼠群忽然起了骚动,赤松子眯起眼细看,原来是一群老鼠在刨着石碑旁边的土。

怪不得今天排队要排顺序。赤松子暗暗点头。

老鼠爪子虽然不及锄头好使,但那么大的块头也不是白长的,片刻的工夫碑前就多出了一个人形的大坑,挖出的土堆了老高。赤松子记得那一块地的土质还是很紧实的。前方的老鼠都散了开来,在土坑旁围成一圈。

接下来土坑里发生了什么就看不清楚了,祝融想爬到树上去。为了防止他燃烧的头发破坏树木暴露目标,赤松子决定代替他爬树。

当他踩着祝融的背趴在一根枝干上向下望的时候,他不禁浑身发冷。

土坑里明明应该是有很结实的土层,然而此刻却像只有一层薄土般剧烈地颤动起来,连带着周围的地面都出现了龟裂。一层黑紫色的雾气紧接着从坑底弥漫上来,从裂缝中被挤压出来。站得离裂缝较近的老鼠们马上被化成条状的雾气缠住,哀嚎着被拽进了地下。而后面的老鼠则像根本没看见一样向前接替着被吞噬的老鼠的位置,整个队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短。

终于,原本浩浩荡荡的队伍一只老鼠都不剩了。雾气隐去,土坑安静了一会儿。赤松子稍稍松了口气。

然而下一刻,土坑连带着周围的地面剧烈地暴动了起来!土质的地表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翻涌,土星四溅,土块崩开。一片暗黄色的尘埃覆盖了一整块空旷的空地。赤松子屏住呼吸。

待到尘埃散去,石碑旁已经伫立着一个人影——正是鼠婆。

“就差龙王面具了呀……还在椿那里?那个天神小帅哥可真没意思。”鼠婆走到祭台边端详着祭台上的两只动物,自言自语。她一挥手,椿的影像就被投影出来。她脖子上的龙王面具项链清楚可见。赤松子看见祭台上的两只动物,一只是猫,一只是鼠。鼠身上撒着红色的粉末。

鼠婆忽然转头,朝他们藏匿的树看了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回过头去。

赤松子感到一阵恶寒。

07.

“湫,你过来一下。“灵婆靠在一张躺椅里懒洋洋地说。”啊,有什么事么?“白发的少年放下手里的生死簿急匆匆地跑过去,语气里有点心虚的意味。”上次让你修复龙王面具,是不是没有做好?“灵婆的语气阴阳怪气中透出一丝严厉。”……是有点不对,面具缺少了一部分力量,怎么都找不到在哪里。可是我用自己的力量补上去了……“湫的声音越来越低。”你的力量还远远不足以与亘古流传的龙王面具相比!“灵婆起身,躺椅随即变成一只黑猫灵活地溜走。她踱着步子,湫跟在她后面不敢出声。”算了。“灵婆叹气。”这次给你的任务,去人间找回面具失落的力量。它贮存在这个女孩的项链里。“灵婆挥了挥手,书案上浮现出一个女孩的轮廓。墨黑的短发与眼眸,正是椿。她脖颈间的龙王面具散发着洁白的荧光。

湫的眼底全然是陌生与疏离,他出于任务需要记住了这张脸以及这串项链。他甚至没有必要记住这个女孩的名字。“等要出发时,我会直接把你传送到她会去的地方。你在那里等着就好了。”灵婆叮嘱。湫点点头。

“呃,还有一件事,我不知要不要紧……”过了一会儿,湫犹豫地开口。“讲。”“前一段时间奶奶感到面具灵力最盛的时候,我好像看见面具周围有一丝黑紫色的气息……但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我想还是说一下吧……”

灵婆眼中骤然闪过一道精光。不过那时间实在太过短暂,连湫都没有察觉。

“我知道了。你先去准备准备吧。”灵婆转过身去,望向屋外的云海。

夜深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