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锤基 星爵×欧文 蛇枪 维鲁特女友粉

【大鱼海棠/祝松】人间行(1)

啊......正文之前还是先废话几句。

·文渣求轻喷

·虽然是祝松文但可能会走剧情少秀恩爱?原作坑太多好想填(奏凯

·关于成人礼的时间以及历法我已经【葛优躺.jpg】椿的原话记不太清,但是绝对在四月!但又说是古玉的前两天?【懵逼.jpg】说错了求别打(QAQ)反正这里是按照公历来的。

·关于一些古代不会出现的bug大家无视吧,鼠婆都会英文还有什么不可能呢【烟】

————————废话与正文的分割线——————————

01.

又是一年该举行成人礼的时候了。

今年成人礼的日子跟去年比起来早了几乎半个月,但是湫奶奶感受到修补后的龙王面具在这几日灵力最盛,便将日子定在了这清明前一周。

黄昏日光照耀下的海面荡漾着波澜壮阔的金黄,赤松子躺在近岸的浅水上感受着身下水波微小的晃动。岸上嫘祖靠在一匹白马脚边,手里不停地操作着纺织机,不多时便将手中绚丽的织锦向空中一扬,飘带一点点落在水面上,斑斓的紫红色光芒便扩散开来,染出艳丽无匹的霞光。仙鹤优雅地停歇在浅水里,赤松子起身,抚了抚它的羽毛。

“祝融在么?”他轻声问。仙鹤抖抖羽毛上残留的水渍,响亮地啼叫了一声以作答复。“好吧,”赤松子嘴角上扬,“知道了。我们去找他。”

“那,我先走了!”赤松子向嫘祖的方向高声说道。嫘祖抬起头向他微笑示意。

“走吧。”赤松子坐上仙鹤的背。鸟儿振了振巨大的翅膀,起飞的节奏带上了几分急切。

赤松子回头望了一眼波澜浩荡的海面,又很快转了回去。

那场浩劫过后,很多都变了。

又有很多没变。

下了仙鹤,看见祝融大步向他走来的赤松子如是想到。

“怎么来这么晚,仪式马上要开始了。”祝融揽过赤松子的肩膀。赤松子笑了笑,并未答复。他抬眼望了望天空。这是不同于往年的阴云密布,厚重的云块几近墨色,只有不时劈下的闪电带来一线光亮。大雨未至。

湫奶奶戴着修补后的龙王面具,拄着拐杖边走边念古老的咒语。“今年天气很奇怪,往年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赤松子往祝融身边靠了靠,说。“确实不太对,但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祝融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还是……感觉不对。

“海天之门,开——!”

伴随一声远远不合老人年纪的厉喝,祭台中央的井中一条白龙猛地腾起,天空滚起了翻涌的浪涛,慢慢向地面迫近。楼阁里的孩子们喝下了茶汤,穿过水膜化作一条条赤红的大鱼,欢叫着游向白光渐现的天空尽头。很快,最后一条鱼尾也消失在了泛白的天光里。

看来是真的没问题。赤松子心里松了口气,暗道自己真是紧张过头。

可是下一刻他就敛去了嘴角的笑意。脚下的地面剧烈地震颤起来,原本稳定地消散着的水膜蓝光暴起,随着一阵劲风疯狂地横冲直撞。原本看热闹兴奋得紧的孩子们哭喊着四散奔跑。“怎么回事!“赤松子心中大惊,俯身向下一望,湫奶奶不知何时倒在了地上,身旁龙王面具裂成了两半。

 “祝融,你先去看看湫奶奶,我把这些水控制住。”赤松子定定神,冷静地下达了指令。“好。”祝融也知道这并不是能多说话的时候,纵身跃下了高台。句芒和鹿神看看赤松子这边,好像并没有什么是他们能帮忙的,也跟着祝融去了湫奶奶那边。

赤松子半眯起眼,周身腾起幽蓝色的光芒。他运起水系法诀,身旁方圆五米的水元素便全部聚拢了来。他召来仙鹤,放慢速度绕着整个场地飞了一圈,所有肆虐的水元素便都归到了他身边。“祝融那边也该结束了吧?”他朝场地中间看了一眼,祝融他们已经将湫奶奶与破损的龙王面具送至后土处,站在二楼对面等他。他摸了摸仙鹤的脑袋示意它向对面飞去,却忽觉身旁一阵光芒大盛刺得他睁不开眼,接着一股巨大的吸力便将他裹挟着跌入那片白光,失去了意识。

 

02.

“松子?松子!”

迷迷糊糊中赤松子隐约听见了祝融的声音,接着额头就传来一阵滚烫的灼热,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这是在哪儿?”赤松子拍开祝融按在自己额头上的手,坐起来打量四周。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识,像极了……自己成人礼时来到的地方。“这里是人间。”祝融扶着他站起来,“当时你身边那一大坨水不知怎么忽然暴动化成了一个大漩涡,你一下就被吸进去了,我跑到跟前也没来及抓住你,反而也被带到了这儿。”赤松子皱了皱眉,“估计是因为龙王面具的修复做得不够完善就拿来用,法力失去了控制。”“湫这小子法力原本就不够,接管了灵婆的工作还来掺和这档子事,这下好了吧!对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没事。还是希望句芒他们能处理好这个麻烦吧。”

赤松子沉默了一会儿。隐约的直觉告诉他这事儿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穿过那个漩涡时,像是被什么吸走了一样,他的法力飞速流逝,现在还是感觉有些脱力。

“咱们也不用担心,七天的时间足够湫奶奶恢复再开一次漩涡的力量的。七天后再来到这里就能回去了。”祝融显然理解错了赤松子沉默的意思,安慰道。见祝融这么说,赤松子也打消了说出自己想法的念头。

他望向远方海面与天空相接的地方。炽烈又凉薄的夕阳呈现出泛着金色的白,向外晕出的金色由浅及深,又不经意带出几笔血红。

“要不……咱先找个地方吃饭?”

“……好。”

 

身无分文的二人走了很久才找到了城镇。他们在一家当铺当了祝融项链上一颗珠子,换了钱才去吃饭。“人间的家伙怎么都这么不识货,那么大一颗珠子才换这么一点钱!”祝融一边扒着海碗里的面一边往里倒辣椒酱。“这下可好,连客栈都住不起。”“没办法,这要不是你那颗珠子上沾染的灵力最弱,我们连东西都没得当。”赤松子倒是相当乐观,边说还边夹了半个鸡蛋往祝融嘴边送。“你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离这儿不远有个公园,咱们可以睡长椅啊。有你在又不会冷。”“……豁隔也四(说的也是)。”祝融一口咬住那块鸡蛋,末了还在筷子尖舔了舔。

隔壁桌的王大娘表示自己一大把年纪了眼睛还要被这样对待真是造孽。
-TBC-

 

喜欢请点小红心(凑表碾奏凯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