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锤基 星爵×欧文 蛇枪 维鲁特女友粉

召阴术(2)

回去的路上,明台毫不掩饰自己对王天风的钦佩,双眼放光地缠着他问东问西。王天风也不恼,不紧不慢地回答他每一句问话,尽管有几句明台自己都觉得是胡搅蛮缠。
“看你的样子,对符咒好像有很浓的兴趣。”王天风微微眯起眼,看不透的情绪在瞳孔里流转,“不如认我当个老师,我来教你?”
“好!!”明台的尾巴都快摇到天上去了。
正在明家后院练剑的明楼觉得浑身一寒。

时间总是biubiubiu地跑得飞快,又是一年过去,明台终于从王老师的千锤百炼中爬了出来。
跟着王天风回到了他住的山谷开始训练,明台才领悟到,仅凭一面之交是不能判断一个人真实的个性的。
这一年过得不可谓不苦:每天早晨六点准时起床,绕山跑个一圈再回来吃饭;画符坏了一个,不是罚画100个,而是画五个更高阶的,画不好就一直如此循环……如此锤炼,明台一反过去在明家的消极怠工,画符、用符的技术进步飞快。
不过和他一起被折腾的还有个别人——郭骑云,这让他稍微好受了一点。别看他块头长得大,跟着王天风的时间更长,各方面的训练成绩有时还不如明台。
而今天,是一个大喜日子。
王老师第一次带他们下山啦!!
明台欢天喜地地一口气收拾了好几打符纸,郭骑云笑骂他是不是要去收夷陵老祖。

来到了城镇,三人明显感到气氛不对。
街道上不复往日的喧嚣热闹;人人走路时都小心谨慎,紧绷着弦;时不时还有一些长相打扮陌生的人在街上巡逻。明台赶紧找了个人打听。
原来就在他们走后一个月,一群来自东洋,自称咒术师的人,凭借强大的实力收伏了实力最为强劲的姜氏家族,一手建立了自己的政权,所有人都处于他们的威压之下。“竟然有这样的事……”明少爷气得咬牙切齿。不过明家没出事,他心里还是暗暗松了口气。“您可没见到,那些东洋人使的符咒,啧啧!”“那是他们没见过老师的……”明台一句话没说完,就被王天风一巴掌截断。回头一看,一个巡逻模样的人离他们只有几步远。
夜猎时,东洋人的嚣张气焰就更为明显。近四个小时下来,明台他们什么都没猎到,——几乎所有的战利品都能让东洋人在最后时刻抢走。甚至还有一个与明台差不多大的青年,被一个东洋人使绊子死在了一只恶鬼的偷袭下。明台想出手相救,却被王天风一把拦下。
“这些东洋混账!”晚上回到客栈,明台不禁恶狠狠地骂了出来。郭骑云脸色也异常难看。

年轻人的心性是非常容易受人感染的,本来他们就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东洋人的抗争,这下又来了明台和郭骑云两个新鲜血液,当晚一起夜猎又住在同一客栈的年轻人们就在一起碰了头,展开了一场热烈的畅谈。
当夜,王天风给明楼写了张条子。
“丧钟,启。”

出山一月,明台他们已经给东洋人制造了不少麻烦,一些出色的行动连前辈都自叹不如。
两个月后,他们已经开始制定计划,怎样破坏东洋人的情报部--76号。
当晚计划就被制定了出来,只等着过了明天的夜猎就可实施。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门口窥伺着的东洋人。

变故在这时发生。
郭骑云死了。
明台几乎是红着眼睛冲进了王天风的房间。原因无他,郭骑云死时无人在场,除了王天风。“老师,是不是你......?”
拜托了,说一句不吧。
你说,我就信。
可他只是戳了戳明台心口。
“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
“是不是,他参与了破坏76号的会议?”明台颤抖着,从牙关里挤出了这句话。
“......天晚了。回去吧。”相信你所看到的。
“......”明台气得说不出话,摔门走了。
第二天明台没有出现。
76号闻风而来,逮捕了所有参与计划的人。

从那以后很久没有明台的消息,这个名字在望王天风心里却越发清晰。没有了这个小太阳似的青年,他的生活仿佛单调了许多。
直到全国各处东洋政府受袭的消息传开,他才知道他已在这条路上行走了多远。
“明台与七十六号的人相约在乱坟谷决战。”面前的东洋人操着奇怪的口音,王天风面无表情地听着。“你曾是他的老师,我们希望你去把损失降到最低。”“是。”
就是这个机会。只要杀了我,明台,东洋人就会失去最中坚的力量,到时候摧毁他们轻而易举。

明台没有想到再次与王天风相见是在这样的情景。月黑风高的乱坟谷,王天风肃然伫立。76号的人埋伏在四周。
“老师,你要让我......”明台感到难以置信。
“现在与东洋人作对没有任何好处。加入他们,才能活下去!”
“......”
“不,不。你不是我的老师。”明台抬起眼帘,眼神已然变得陌生,“我的老师王天风,他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明台眼中闪动着仇恨的火苗,一纸符咒已经蓄势待发。
没错,就是这样。接下来就是......王天风闭上了眼。
“老师,你走吧。”
?!
“我不想杀你......”尾音已经带着哭腔。
明台,别......!
然而来不及了,76号的埋伏已经冲了上来。明台满脸惊愕。
“啧!”王天风啧啧嘴,抽出一把符纸就迎上了扑过来的一群76号,顺手朝明台脸上糊了一张蓝色符纸。
幽蓝色的火焰在明台眼前跳动,是传送符!
“老师!别--!!”
然而再撕心裂肺的呼喊,也只能在飞速旋转的幽蓝火焰与爆开的绚烂金色中支离破碎。

没了王天风,东洋人的政府确实实力大减。在明家的带领下,很快被消灭干净。然而王天风却回不来了。明台不禁回想起在王天风山谷里的那一年。训练虽苦,但老师的纵容也不算少:有水果、肉一类的都会给他多加几块,制符用的毛笔是他亲手做的,还会给他剥橘子吃......
只是他当时,怎么就注意不到呢?

明楼实在看不下自家小弟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终于给他找到了一本古籍。
“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复活疯子的方法。”
明台开始疯了一般研读那本书。最终在明楼的帮助下,终于做出了召阴阵。
----------回忆杀与现实的分割线----------
乌云散去,满月露出了脸庞。柔和的清辉洒满整个召阴阵,旗子不再猎猎作响。
古老的咒语低吟浅唱,整个阵法开始散发淡淡的金光,渐渐地凌厉起来。最终整个阵法被强烈的金光笼罩,一如他生前最耀眼的时刻。
一刻过去,金光渐渐消退,明台忙不迭地跳下岩石,向山谷中心奔去。
一个消瘦的人影伫立着。
明台抱紧他,泣不成声。
end?
感觉剧情神马的已经死完了orz对不起各位看官
其实还有个隐藏结局我会说www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