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锤基 星爵×欧文 蛇枪 维鲁特女友粉

【台风】召阴术(1)

借用一点魔道祖师的设定来一发台风 总之是由回忆杀和一个莫名其妙的仪式组成的渣短 黑化/私设预警 不嫌弃的话……这就开始吧(笑
正是午夜时分,乌云遮蔽了月光,乱坟谷中地势崎岖,稍低一些的地方就是一片漆黑。站在这里,即使没有风,寒意也会从脚底直冲上脑门。而明台像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似的,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微笑,站在山谷最东头地势最高的巨岩上,低头向下俯视着。
灵力集于双目,他能清楚地看到山谷中每一寸景象。每一块凸起的怪石上,都有一面大旗在阴风中猎猎作响。那是招阴旗。再仔细一看,这里的招阴旗都是由不知名的赭色液体画成图案,而且前所未有地复杂。明台在高处看得清楚,所有旗子竟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阵法的轮廓,是什么阵却连明台自己都不知道。从山谷这一头到那一头,蜿蜒地爬行着许多杂乱无章的线条,然而细看之下,这些线条隐隐地全部指向一个中心——
峡谷中央的岩石上,躺着一具尸体。
那是一个男人,中等身材,灰色的长袍破烂不堪,被血浸得几乎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张圆脸略显年轻,一撇小胡子却又添了一份老成。一双桃花似的眼睛无神地睁大,——像是还在拼命望着生前想要看见的什么东西。他的死法极其惨烈,光凭尸体上深深浅浅的刀伤剑伤贯穿伤就能看出来。
“老师……” 明台喃喃地念着,眼中跃动着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灼热。 十年了。 老师,你就再等一会儿,一会儿就好。马上,马上你就能解脱了…… ———————现实与回忆杀的分割线—————————
十三年前。
“好了好了,大哥我知道了……哎呀这有什么难的,区区几只恶灵还能伤到我嘛?”明台把符纸塞到袖子里,背好剑,敷衍地草草应付着明楼的叮嘱,信心满满地下了山。 这虽然不是他第一次夜猎,不过还是头一次要应付需要多个世家一齐出手的大场面,要说心里不打鼓是不可能的。不过年轻人总是满腔热(zhong)血(er),很快他就把这份不安压了下去。
来到目的地小镇,已经是黄昏时分。明台现在一间客栈要了间房,又要了两碟菜,打算吃完就上路。这时,二楼传来一阵脚步声,明台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来人是一个长相颇显年轻的男人,一张年轻的圆脸配上一撇小胡子略显违和,一身朴素的灰色长袍,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住客。然而明台却敏感地察觉到了一丝灵力的波动。这是一个跟我们一样的人,也许他来这里,也是要参加这次夜猎。但他没有任何一家的家徽,应该是独自行动的。 男人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看到四下没有别的空座,就到他旁边坐下,略显自来熟地问候,“你好。申城明家的?”“诶?你怎么……哦哦,是的。我叫明台。”明台刚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忽然想起自己还佩着家徽,便红着脸憋了回去。“那你的名字呢?”“我叫王天风。”
他的声音很好听,明台想。“你也是来参加这次夜猎的吗?”“是。”王天风微微颔首。“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佩剑的。”王天风微微眯着眼,腰杆挺得笔直。
还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人呢,不用剑,难道光用符吗?明台嘴上不说,心里却有些不服气。 一会儿夜猎时,倒要看看他的本事到底如何。

明台在漆黑寂静的山岭里,借着灵符的光,追踪着一只恶鬼。 这次夜猎碰上的都是大家伙,一群人很快就走散了,当然也不排除世家之间互相嫌隙的原因。明台见实在跟不住,便干脆独自行动,追踪着一只生前怨气极重断头而亡的恶鬼来了。
也不知那王天风去哪儿了,本来还想看看他身手如何呢。明台遗憾地想着。这一想,精力就分散了些,护身符的光芒摇摇曳曳,散了大半。明台还来不及重新集中意念将符燃起,又是一阵阴风吹来,这下不仅护身符消散了,连指路的灵符也熄灭了。
“……”如果明台不是出身明家,可能他现在已经骂娘了。阴森的气息从右前方逼近,明台已经用完了符,只能绷紧身体,举起剑作防御状,随时准备挥剑。
近了,近了……明台感受到森寒的气息越来越近,似乎能闻见扑鼻而来的酸臭味儿。寒芒一闪,明台举起剑向右前方劈下。 然而这一剑下去,却是劈了个空!明台登时后脊一凉。那不仅仅是某种直觉造成的,而是确实有什么东西,在他背后,就等着他这一击露出破绽……
明台已经来不及转身格挡,电光火石间,一阵刺目的金光从那恶灵身后骤然迸发!
那是明台此生不会忘记的场景。地上不知何时画好了一个法阵,灼灼地放着金光;在法阵正中,正是那只断头鬼在凄厉地尖啸。一道消瘦的身影站在那鬼对面,在金芒照耀下看不清面目,他双手各夹一张符纸,在胸前迅速结印,在光芒最盛时猛地向那鬼轰去! 一阵刺耳的厉啸和着光元素炸开的轰响,鬼在阵中消失无踪,连渣都没剩下。
明台看呆了。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仅靠一纸符咒就能做到比大多用剑的人实力都强大。 大哥说的也不一定都对啊。
金光散去,那人影缓缓走来,“你没事吧?”正是王天风。
“……没事。” 明台深切地觉得,自己以前觉得大哥就是颜值武力值各方面最出挑的人,实在是太肤浅了。

评论(1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