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时之歌埃维
纽特学长是我的【赫奇帕奇骄傲】

就是那个全班的群像脑洞,写写放松一下。


“嗡--嗡--”
手机设定的闹钟震动起来,我摸过去翻开屏幕,一把关掉。
又是平凡又无趣的一天,我揉揉宁死不睁的眼睛,心里无端生出一股烦躁。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我会用五分钟起床,十分钟洗漱,十分钟吃饭,五分钟加快速度走到学校。天天都是如此,我不用想都能背出来。
如果生活能变得更刺激更精彩就好了......
我拿着手机的手放开了。模模糊糊的,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响了起来,分不清是男声还是女声,“那么,这就是你的愿望,对吗?”
像是从远方飘来,又像是从心底透出。我莫名的有点悚然,但心里仍然下意识地回答:“是的。”
“想实现愿望,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
“真心话和大冒险,你选哪一个?”
“大冒险。”
我还来不及思考,这三个字就脱口而出。这不对!这样的问题,我从来都是选的真心话!
不过据说在梦境中人嘲笑出来的都是内心最真实的一面,没准我心里还是个富有冒险主义精神的进步青年呢?
当时我并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现在想想,那就是一切的起点。而我却并没有改变过去的能力。我能做的只是听着那个声音继续往下说:
“缔约对象:高铮林;缔约内容:改变对象生活现状;缔约形式:大冒险。缔约成立。”
那一刻,我隐约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我在这个奇异的梦中说的疯话,真的能够改变什么。
然而再怎么多想也没什么用,我......醒了。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瞄了一眼手机屏幕--赫然是六点五十分。于是顾不上去想刚刚荒诞的梦境,我一骨碌滚下床,匆忙地开始了崭新又无味的一天。


今天已经是五月底了。虽说今年天气本来就有些异常,但今天电风扇吹起来的风却让我觉得有点凉得刺骨。
很奇怪。
不过我也没有多加在意,毕竟月考的成绩可比那什么天气重要得多。我拿起成绩单。
语文87,数学96,英语198,物理100,政治49,历史50。
两科满分,连语文都只扣了13分--这次排名肯定不错。果然,级名第8,班名第2。
反正除了年段第一那次,每次班名都是第二,我也习惯了。放下了一颗心,再看看身边的人,我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小猴子--就是彭宇航,自从历史老师给了他这个外号我们都这么叫他,正在朱柏尘跟前哭天抢地:“早知道就抄你的了,你小子怎么这么好命连这题都做得出来?”“我让你抄你都不抄,现在知道后悔了?”“......哼。”“行行行......还想不想听题了?”
呀嘞呀嘞,真是没眼看啊。然而稍微一转头就是石依涵坐在任向宁腿上,往后看是郭庭泽和周舟戴着同一副耳机在听歌,右前方小胖竭尽所能地调戏冯相睿,我觉得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你这次又是前十啊?”光听语气我也能脑补出大爷虚起来的一双死鱼眼。“那是当然!”我用一种无比欢快自豪的语气说道。
大爷是一枚画风神奇的女纸,本名吕嘉辉--没错就是这么汉子,战斗力突破天际,身为女性她兼具喉结、肌肉、飞机场三大属性,最违和的是颜值居然高得吓人......“我才考215,你这么开心是几个意思!”“啊啊啊别别别!大爷我错了!再揉要烂了!”咱能不能不要一言不合就揉脸......我努力睁大眼睛伸胳膊蹬腿儿试图反抗。“哎我给你们说,我这次......哦!”
娘们儿你什么意思!然而碍于脸上那双手的蹂躏我只能哼哼几声表示不满。“哟,李翔雨。”不过大爷总算放开了手,“这次又没进前三百吧?”
“你什么意思!”娘们儿气结。“我这次可是246!”“那又怎样,反正没我高。”“......”眼看着娘们儿跺着脚跑去找吴溶了,我不禁生出一股给他点蜡的冲动。
我突然生出片刻的头晕目眩,转瞬却又恢复了正常。前排大眼儿在和吴雨桐进行日常撕逼,黑白组停不下来地秀恩爱,我忽然觉得这些景象无比真实,却又透出一种荒诞的虚幻。
我抬头望天。碧蓝的天空上大块的云彩缓缓漂浮着,做梦一样。
希望是错觉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