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泽.jpg

EC GGAD 星爵×欧文 贩罪 蛇枪 Gramander 维鲁特女友粉

【疯鸿】梦中的星星【西幻AU】

#平淡的西幻小短文,并不日常的日常

#水平渣烂 求骂



在疯不觉光怪陆离的冗长梦境中,有一个场景总是循环往复地出现。
夜色是最浓的时候,黑色的天空从底下透出蓝莹莹的微光,让他想起西域领主进贡的鸽子蛋大的蓝宝石。一条银河横亘天际,从远方连绵的漆黑山脊一直越过他的头顶望不见尽头,一路上向天幕中洒落星辰无数。一轮皓月当空,淡蓝色的光芒晕开一片浓重的夜幕,乘着夜风到来的清辉不带温度。
他孤身走在利西河边,沉默地听着靴跟敲击岸边石块的轻响。河水潺潺流过,细小的波澜起伏着撞上乱石,却一滴都不沾在靴子上。暗色的河面上有闪亮的光斑顺着水流的方向流动,却并不是月亮投下的倒影。
浮动的碎光越聚越多,白光透着点点淡蓝,照得整条河面亮如白昼。
这是许多未亡人的灵魂碎片。他们或是身中魔咒陷入沉睡,或是遭受重创命不久矣,届时他们的灵魂会脱离身体,漂流到利西河上,在走到河的尽头之前等待着生者的救赎。若是走完这一程仍然等不到人前来施救,灵魂就会消散,生命就此结束。
疯不觉停住脚步,回身看向河水的来处。
百来步远的距离之外是陡峭的岩壁断层,利西河水顺着上千年的时光冲刷出的整齐凹痕而下,注入平地的河道,竟不惊一丝波澜。
越来越多的光亮从岩壁上顺水而下,像生长在地上的繁星。疯不觉注视着它们,觉得黑暗中的光芒亮得扎眼,却并不移开视线。无数灵魂汇集起来产生的强大能量波动冲击着他的精神,他半眯着眼,在纷杂的灵魂气息中搜索。
他要找一个人,那人就是这群星中的一颗。


1.

“疯不觉你玩儿够了没。”
鸿鹄躺在树荫下的一片草地上,逗弄着指尖飞舞的一只蝴蝶,声音懒洋洋的。
“我这怎么能叫‘玩儿’呢?”疯不觉背靠着树干坐在树枝上,一条腿挂在空中晃来荡去。他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摸出一张扑克割手边的树叶解闷儿。
鸿鹄试图对头顶有一搭没一搭地落下的树叶采取无动于衷的态度,不过在连续五片叶子精准地糊在他的眼镜上时他失败了。“少贫,下来。”他翻身起来,取下背上的长弓拍拍树干。
“是~是~”疯不觉识相地一跃而下,悄悄地藏起充当作案工具的扑克牌。谁知长西装的下摆被一截分叉的树枝勾了一下,失了平衡扑在地上,身下还压着个鸿鹄。
“马上起来。”鸿鹄面若冰霜。
“如果我说‘不’呢?”疯不觉一手支着地,一手撩了一把鸿鹄鬓边的银发,脸上诡异的笑容意味不明。
鸿鹄什么也没说,平静地屈起膝盖顶了顶疯不觉胯间的部位。


五月的日子总是天气晴朗,天空的颜色是澄澈的湛蓝,好比高明的画师最善于用以给自己风景画里的天空添光增彩的纯净的色泽。其间点缀棉纱似的轻薄云朵,更加赏心悦目。阳光呈现出一年中少有的灿烂,好比黄金流溢的炫目光彩,更衬出沃尔伦泰的无限风光。
这片地处大陆东部的大草原沃野千里,因其北面紧靠地势高峻的布雷德城而阻隔了不少寒流,加之富有魔力的忘忧河水流经此处,所以常年焕发出蓬勃的生机。
又正时值五月,葱茏欲滴的草叶间娇妍的花朵争相开放,和风一吹,扑面而来是一阵芬芳的洗礼——正是连玛雅女神都盛赞的好时节。

鸿鹄步伐轻快,嘴里哼着族人间传唱的古老小调,轻声的吟唱很快在暖风中消散。疯不觉走在他身后几米远的地方,心情大好地四下张望,不时瞅瞅鸿鹄的后脑勺,银白色的短发被太阳镀了金,温暖得讨人喜欢。
“你要是有话,可以现在就说。”鸿鹄终于无奈地叹口气。
“那~可不成,坏了您赏景的雅兴可不好。”疯不觉故意拉长音节,说得算是乖顺,语气却贱兮兮的。嘴上这么说着,他暗自加大了步伐,跟鸿鹄的距离很快地缩短。
鸿鹄气结,经他这么一说好像是自己乱发脾气,还把他给委屈了似的。他猛地顿住脚步,身子往后一转,做足了气势汹汹的架势……然后一头撞上了疯不觉。对方顺势往身后的草地一倒,连带着措手不及的鸿鹄也扑在了他身上。
“看,我扑了你,你也扑回来了,咱俩扯平。”疯不觉狡黠地眨眨眼睛,笑得一脸邪气,右手还搭在鸿鹄腰上不肯放开。
“……”鸿鹄冷漠脸。他干脆利落地起身,扶了扶歪斜的夹鼻眼镜转身就走。

“诶你等等我!”疯不觉一骨碌爬起来紧跟其后,“我错了还不行嘛?”
“我知道有个地方现在特别适合去玩儿,风景好、吃的多。”疯不觉循循善诱,“你理我我就带你去。”

评论

热度(22)